站内搜索:

理论研究

理论研究《 学术与应用《 首页

苗族的神树乡愁

发表日期:2019/11/2浏览次数:205次


贵州贵河湾苗学研究院 安红

摘要:苗族上古时期先民创造的文化,作为中国多元文化中之一元 ,迄今为止依然保留了上古时期众多的神秘符号,这些符号自成体系诠释了苗族的历史、社会结构、信仰、律法、道德、伦理等等的生命哲学思考。尤其苗族信仰中的神树更是占据了至高无上的核心地位。文章将以苗族神树展开论述。为何迁徙了几千年的苗族以至移居海外,还要不远万里来到贵州深山里寻根?神树在苗族文化里象征了什么?苗族神树的神话故事是什么?关于神树的祭祀等等问题,文章展开论述,呈现苗族对于神树的浓浓乡愁。

关键词:苗族信仰 苗族神树 乡愁 海外苗族 苗族神话


一、海外苗族的“摇钱树”乡愁

为何每年都会有来自东南亚以及欧美的苗族到贵州仁怀县后山探寻摇钱树?摇钱树对于这些迁徙的苗族意味着什么?由于笔者没有对海外苗族做过深入的调查,仅从有限的资料里了解到,越南老街省省长杨明光说:“从小他就从老人们那里得知,苗族世世代代的老根在贵州的摇钱树下……”黔北、川南、滇东及旅居海外的苗族同胞在为亡人超度的《指路经》中提到,只有把故去人的灵魂超度到“摇钱树”下,亡者才会魂归先祖的故里,生着亦会平安吉祥,飞黄腾达。①


如此看来,“摇钱树”不仅是他们的信仰历史见证,而且还是他们信仰的神圣符号,虽然辗转经过漫长的迁徙历史,这浓浓的乡愁丝毫未减。那么是什么让他们如此眷念这株神树?我们从信仰的视角来进行论述。


二、神树的神话

苗族关于神树的神话很多,我们从苗语三大方言抽出几个。西部方言贵州韭菜坪赫章的苗族流传这样的神话故事:“ 在天地形成时,有穆玛嘚、穆苟之薄二人,一个从上边出来(代表天),一个从下边出来(代表大地),他们没有生儿育女,才赶花场,地上没有花树,在天上有,他们就去天上请花树,穆包和港多榜多去接花树,交给穆玛嘚、穆苟之薄二人,我们有了花树,就要踩花场,就要吹芦笙跳舞,就有了儿女。”

西部方言贵安新区苗族的神话说:“亚鲁王的大女儿被老虎咬死,小女儿得救,亚鲁王为了报答恩人,栽花树让四面八方的来客吹芦笙跳舞,寻找到恩人并将女儿许配于他,于是跳花就成了当地苗族情感交流、择偶、祈福、求子的重大节日。”

西部方言仁怀后山的神话说:“有个后生郎兰杀死喜鹊精救了富家女子,富家女子为了报答恩人,立花杆迎接四面八方的客人,寻找恩人并嫁给他的浪漫故事。”

中国古代 “建木” 神话,神话说是链接九泉和九天。《吕氏春秋•有始》记载:“《山海经•海内经》:“建木,百仞无枝,有九欘,下有九枸,其实如麻,其叶如芒,大暤 爰过, 黄帝 所为。”建木就是甲骨文“中”字的由来。

神树神话在欧洲许多民族中也有,其中最为著名的当属五朔节树或五朔节花柱了,节日时,人们寻找一根笔直的树,只留顶部的枝叶,立于广场中央,人们围着它载歌载舞狂欢,祈福丰产。该节日于1889年的第二次国际大会上被定为“五一国际劳动节”。


四、神树的祭祀仪式

由于神树的祭祀仪式不胜枚举,世界各民族、中西方都有,从圣诞树到基督教的十字架,从民间信仰抱柴(财)回家到祭树,由于篇幅有限,本文仅以贵阳清镇苗族的跳花节为案例。

每年正月初八是该支系盛大的跳花节,为时三天。传说花场是苗族的祖先亚鲁王所建,他立花树建场的目的,是为了报答救了女儿的恩人,并许诺将女儿嫁给恩人。于是,跳花节就成了青年男女择偶的节日,也是人们祈望人畜兴旺、粮食丰产、保佑平安的盛大节日。仪式有请花树、祭花树、跳花树、抢花树的仪式过程。

第一天的请花树仪式由寨老和长老们进入森林里寻找花树,需要长青树,要求树干挺拔,同时需要一根竹子。将花树装扮一番后请进花场,祭司对花树说:“跳花节到了,我们杀了大公鸡,请您来坐,来看我们跳花,保佑我们来年丰收,全寨平安!”然后由寨子里的已婚妇女围着花树逆时针跳九圈。

第二天是最隆重的,亲戚朋友从四面八方赶来,人们穿着盛装,围着花树吹芦笙、跳舞、唱歌,呈现了人神同乐的欢乐气氛。

第三天也同样是围着花树狂欢,最后一天,人们要各分东西,手拉手或三五成群吹着芦笙围着花树举行的“圈羊”仪式,让彼此的距离更近,是祭祀花树最隆重的环节。黄昏时,祭司对着花树念完祭辞(送别仪式)后砍倒花树,然后人们蜂拥抢之,以抢到花树的任何部位为福,哪怕得到一点树皮,他们认为抢到了来年幸福、好运,树就成为祖神的象征符号。


五、苗族信仰中的神树

从上文神树的神话、祭祀以及迁徙记忆的事例,说明神树在苗族的信仰里占有至高无上的地位。那么苗族的信仰是什么?我们得了解这个问题,如果不弄清楚,我们对“摇钱树”的理解就会有很多局限,就会在理性一元化认知中走不出来。

在苗族地区,可能没有什么祭祀或活动比祭祀祖先更庄重、更隆重、更虔诚了。譬如苗族的鼓藏节、祭鼓节、跳鼓节、跳花节、拉鼓节、椎牛祭祖、棒棒猪、敲巴榔、栽花树等等,人们几乎倾其所有也要举办,特别是鼓藏节、敲巴榔(杀牛祭祖)、棒棒猪(杀猪祭祖)等。节日里人们虔诚的邀请祖先,祭献祭品,祭司唱诵神圣经典《苗族古歌》,血缘、地缘的宗族和姻亲重礼前往。人们穿上盛装,吹芦笙跳舞狂欢,在人神同乐的氛围里向祖先祈福五谷丰登、人畜兴旺、多子多福、财源广进等等愿望。

有这样一个故事,三个不同信仰的同时坐在一台车上,一个是基督教,一个是佛教,一个是苗族,由于车祸,三人都幸存了,基督徒画十字感谢上帝,佛教徒合掌感谢如来佛,苗族向着东方感谢祖先。

因此,在苗族的信仰里,祖先是最高神灵,苗族是以祖先为最高神灵的众神信仰。

那么我们最高祖先的神灵在哪里?我们来看看苗族三大方言的神圣经典《苗族古歌》的记载。

(一)西部方言

1、杨亚东《芦笙辞》记载:“鼓的起源呀,来自于树种,造鼓的树种,生长在天上。”②

2、杨光汉《西部苗族古歌》记载:“世人祭岩献树就从这里开篇,祂的家在天上”、 “寻找神树作祭,祝愿死者灵魂,能在树林安息。”③


(二)中部方言:

1、燕宝译《苗族古歌》记载:“赞枫香树”创世纪章节叙述枫香树诞生蝴蝶之后,蝴蝶生了十二个生命蛋,之后孵化出宇宙万物。书中记载:“这里砍到棵枫香树,树倒地上忽明亮,砍倒这棵枫香树,就变化成千样物。”、“声连着声叫姜央(始祖),像是祖先节日到,当年爹娘祭鼓响……央学踩鼓像蜜蜂,才像祖先吃鼓藏,像南良(地名)祭祖一个样。”④

2、王秀盈译《焚巾曲》记载:“祖先住在浑水边,祖先住在绿水旁,繁衍成林林寨寨,有千百个鼓场。” 、“又来打一仗,又攻进村庄……丢失枫树林,丢失打鱼场,被侵占家乡,妈到外漂泊,背着芦笙走,带着铜鼓(中部方言有的地方是铜鼓)逃,沿河往西迁,顺河向西逃。”⑤

3、杨元龙《祭鼓神辞》记载:“祭祖要用木鼓,无鼓祭祖不成,早先木鼓在东方,在下游湖边海洋,引鼓来吃鼓藏,迎接祖鼓到寨上。”⑥

(三)东部方言

1、石启贵《民国时期湘西苗族调查实录——椎牛卷》记载:“于是女的才和姐妹商议,男的才和兄弟商量,才来祭鼓、才来祭祖。”、“上到占求,上到占拨,妇女提议,做鼓举行鼓社,重新祭鼓。”、“去后山搜已流的枫树来装房,去后岭搜已补的枫树来装屋。”、“水牛绕花柱三圈,花柱竖立在山坡上,彩旗插在枫柱顶,家里银鼓响,门口金鼓鸣。”⑦

2、龙宁英,石寿贵,石寿山《湘西苗族巴代古歌》记载:“祭鼓着了恶魔害,丰衣足食坐安然,商量椎牛来祭祖,商议合鼓祭祖先。”、“母柱白布:苗族人把堂屋上的第二根屋柱称为母柱,是整座房子之尊,通常母柱要用枫香树来做。”⑧

从这些神圣经典我们看到,祭祖仪式上最重要的符号是“神树” “神鼓”、“中柱”、“神柱”。 美国著名宗教史学家米尔恰•伊利亚德在《神圣的存在》著作里系统地阐述了人类宗教发展史,基本缕清了宗教脉络,首先人类从敬仰天神、地神、水神等到具有宇宙象征符号的植物——树神。那么树又是怎样演变为众多民族信仰的神显符号?他在书中写道:“一棵树变成神圣,是因为他所表达的权能,可它仍旧是一棵树,如果说它变成了一棵宇宙树,那是因为它完美地表达了宇宙所达的内容。”、、如果树充满神圣的力量,那是因为它是挺拔的、它是成长的、它的树叶落下并且再次生长,因而无数次地再生。”⑨

英国著名的人类学家 、宗教历史学、 民俗学家弗雷泽在《金枝》写道:“中国西南苗族人聚居区每个村庄村口都有一棵神树,村里居民相信他们最早祖先的灵魂就住在其中并左右着他们的命运。”、“树木被看成有生命的精灵,它能够行云降雨,能使阳光普照,六畜兴旺,妇女多子。”⑩

因此,世界各民族用树神象征祖先或神的案例非常多,我们在前文提到西方的圣诞树,中国古代的 “建木”、苗族的“跳花树” 等等,远古时期的一些民族把树象征为宇宙中心,人们对它顶礼膜拜,祈福保平安。虽然很多民族在不断发展中遗失了这种信仰,但在苗族地区,它仍然还活态地保留远古时期的信仰体系。

伊利亚德还在《神圣的存在》中写道:“印度通常以一棵巨树代表宇宙,这个观念在奥义书中有正式而明确的规定:宇宙是是一棵倒置的树,根埋在天空里,树叶覆盖整个大地。”⑪中国文献山海经•大荒北经》对于苗族人文始祖蚩尤的记载:“蚩尤所弃桎梏,是谓枫木。”在苗族地区倒栽树的例子也很多,如清乾隆《贵州通志》记载:“雍正十年,苗族起义军被清军包围,起义军首领折杉一支倒插入土,并祷告说:‘吾种若存则杉活,种灭则杉死。’”清咸同年间台江张秀眉领导的苗族起义,也是以倒栽树为盟起势。剑河县的久仰苗族先民,迁徙到此时,为了统一意见,便在此倒着种三棵杉树,如果树活则留,树死则继续前进。等等例子说明神树在苗族信仰体系里的核心作用。

六、苗族神树的哲学思考

神树在苗语三大方言的神圣经典《苗族古歌》创世纪里就奠定了它在信仰体系中的哲学地位,神树象征至高无上的苗族生命祖先。它是苗族先民对的宇宙观、生命观的智慧结晶,这样的信仰对于苗族的生命哲学以及苗族传统社会的整合产生极大的作用,这样的生命哲学是苗族历经几千年艰难困苦依然顽强生存的动力。伊利亚德在《神圣的存在》中写道:“当他死去的时候,或者说当他不再有人的形态时,他就作为‘种子’或者‘灵魂’——回到树那里。”⑫由此,就不难理解神树对于苗族信生命仰的意义,无论是“蚩尤所弃桎梏,是谓枫木。”所遭受的侮辱,还是跳花节的花树所象征的丰产,都揭示了神树的权能,它浓缩了宇宙形式,祖先在它的胚胎里得到了天地的生命能量,从而护佑子孙、护佑村寨。

结束语

贵州仁怀后山的“摇钱树”被迁徙海外的苗族不远万里来寻找,它揭示了树的神圣意义。首先,这棵神树从“摇钱树”名字上不难理解,神树不只是财源广进和人丁兴旺的意义,还是苗族信仰的神圣象征,以及历史迁徙的神圣地标符号。每个人都有天堂梦,信仰是人类的乡愁,是难以抹灭的记忆。因此无论迁徙天涯海角,信仰一定会牵着他们的灵魂来到“摇钱树”下寻根,来寻找祖先们艰辛生活的历史足迹。                                             

参考资料

①http://wgxj.zunyi.gov.cn/whyc_8572/zlxx_8575/201804/t20180417_747233.html贵州遵义市文广局官网“后山苗族摇钱树的传说”2018-4-17

② 杨亚东《苗族芦笙辞》,2009年,贵州人民出版社,第118页。

③ 杨光汉《西部苗族古歌》,第30页,第177页。

④ 燕宝译《苗族古歌》第149页

⑤ 王秀盈译《焚巾曲》第233页

⑥ 杨元龙《祭鼓神辞》,2011年,贵州民族出版社。

⑦ 石启贵《民国时期湘西苗族调查实录——椎牛卷》,中央民族出版社,1986年第1292页、第1304页、第898页、第930页。

⑧ 龙宁英,石寿贵,石寿山《湘西苗族巴代古歌》,2012年,湖南人民出版社,第110页、第209页。

⑨ (美国)米尔恰•伊利亚德在《神圣的存在》,2008年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第258页。

⑩ (英国)弗雷泽在《金枝》,1987年,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第175页。

⑪(美国)米尔恰•伊利亚德在《神圣的存在》,2008年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第262页。

⑫(美国)米尔恰•伊利亚德在《神圣的存在》,2008年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第287页。


                                                      2019年夏于贵阳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版权所有:贵州河湾苗学研究院 All Rights Reserved:www.chinahmo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