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理论研究

理论研究《 学术与应用《 首页

清水江苗族生命宗教的龙神仪式

发表日期:2018-7-26浏览次数:119次


清水江苗族生命宗教的龙神仪式


 杨培德(贵州河湾苗学研究院院长)在“我们的节日——“清水江苗族独木龙舟节及西南历法民俗学术论坛”研讨会上的主旨演讲


一、 生命是什么?

人类总是在追问生命是什么?回答是多样的,没有一种回答令人满意。英国哲学家洛克在《人类理解论》中说:“生命这个词虽是最常见的,可是我们用起来,并不见得永远有明白清晰而确定的观念。”因为不确定,所以才有对生命的不断追问,追问也就成了哲学的追问,也成了宗教学的追问。早在公元前古希腊时期,米利都学派创始人泰勒斯就认为,世界万物都是有生命的,万物都充满着神灵,连石头都是有灵魂的。亚里士多德在《灵魂论及其他》中说:“灵魂与物身配合而生物世界赋得生命,灵魂与物身同时而生,物身之为身体,而灵魂为之生命。”“灵魂是生命体的起因或根源。”对人类而言,生命最为重要,所以德国著名哲学家黑格尔在《自然哲学》中指出:“生命才是真的东西,它比星星更高级,也比太阳更高级。”


  在追问生命的历史过程中,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初,西方正式出现了生命哲学,其代表是法国的柏格森、德国的狄尔泰和西美尔等人。西美尔在《现代人与宗教》中认为,现代的中心理念则是生命。“生命”成为现代思想解答的基础。”生命的意义是什么?它纯粹作为生命的价值是什么?只有第一个问题解决了,它才能对知识和道德、自我和理性、艺术和上帝、幸福和痛苦进行探索。它的答案决定一切。”西美尔认为,生命与宗教分不开,他说:“宗教存在乃是整个生机勃勃的生命本身的一种形式。”20世纪20年代,德国哲学家舍勒,在创立的哲学人类学中,对生命现象进行了哲学探索。莫迪恩在《哲学人类学》中说:“对于人来说,生命不仅仅是一个已经完成了的现实,生命也完全意味着一种探索、揭示和实现的可能性。人的生命趋向于永恒,趋向于超时空,它发动所有力量打破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永恒就是不朽,莫迪恩认为:“因为灵魂的原因,永恒就成了人的目标,因此他用所有的力量来追求不朽。”生命是要死亡的,生命不可能永恒不朽,德国哲学家费尔巴哈在《宗教的本质》中指出,因为“永恒排斥生命,生命排斥永恒,”人由于反抗死亡,人希望生命永恒不死,于是便创造了生命中的不死的宗教信仰。英国人类学家马林诺夫斯基 在《巫术科学宗教与神话》中认为,宗教的办法是“�**人相信永生,相信灵魂的单独存在,相信死后脱离肉体的生命。……宗教解救了人类,�**人类不投降于死亡与毁灭。”德国哲学家卡西尔在《人论》中指出宗教就是肯定“死人活着”。信仰死人活着,首先就是信仰死了的祖宗成为神活着,因而“祖宗崇拜应当看成是宗教的第一源泉和开端,至少是最普遍的宗教主题之一。”在世界上似乎没有什么民族不以这种或那种形式进行某种死亡的祭礼。生者的最高宗教义务之一就是,在父亲和母亲死后给他供奉食物和其它生活必需品以供死者在新的国度中生活下去。在很多情况下祖宗崇拜具有渗透于一切的特征,这种特征充分地反映并规定了全部的宗教和社会生活。”


  从西方历代哲学家对生命的追问思考可以看出,人类所有的宗教,都为生命不死建立了一个生命永恒的神圣世界。就此而言,宗教其实就是生命宗教,所以西美尔才在《现代人与宗教》中认定,生命哲学本身就是一种宗教哲学。


二、 苗族生命宗教

苗语中部方言北部土语称生命为“jiox nangs”(绞娘),或“jiox nens”(绞年)。苗族古经《焚巾曲》第一句唱词是:“naib dot jiox nangs gal”,老人得命短。苗族生命宗教经典《苗族古歌》,对生命从哪里来,生命的意义与价值和生命到哪里去都作了追问和回答,《苗族古歌》一开头就问“悠悠太初头年份,最初最初古时期,草草芭茅还不长,花花野菜还没生,天上还没有造成,地上还没有造成……什么都还没造,不知生些什么好!”“最聪明是哪一个,是哪一个来最早,他来造天和造地,他来造鬼和造人,他造山坡生草草,他造水塘长浮薸,他造蚂蚱乱蹦跳,造狗打猎满山跑,来造耕牛犁田,种出粮食咱吃饱?”《苗族古歌》在追问中回答说:“千样物种大地长,百样物种大地生,大地妈妈来生养。”千百样物种中最有生命力的是枫香生命树 ,枫香生命树树种妈妈在东方,然后树种妈妈上天到雷公以及月亮家住,又然后回到山里的水塘边上长成生命巨大的枫树,蝴蝶妈妈便从巨大枫树树心中生出来,蝴蝶妈妈和水泡谈情成婚生下十二个生命蛋,鹡宇鸟帮助孵出十二种生命,这里的十二是无数多,不只是十二,其中人、雷公、龙、蛇、虎、牛、羊、大象、野猪等等。这些生命都是经过枫香树妈妈、蝴蝶妈妈、鹡宇鸟妈妈共同繁衍出来的平等兄弟。《苗族古歌》是苗族先民创造的生命宗教经典。经典中的生命创世纪神话,为苗族人建构了一个生命同源、生命平等、生命美丽、生命欢乐、生命神圣、生命秩序、生命健康的苗语生活世界。《苗族古歌》规范了苗族生命宗教的礼仪,要苗人的子孙世世代代在生活中祭祀祖先,最高的生命祖神是蝴蝶妈妈,生命宗教经典《苗族古歌》说:“雷声咚隆天上鸣,来祭妹榜老妈妈(即蝴蝶妈妈),妹榜妹留很高兴。要用楠木来造鼓,造木鼓来祭祖先。”祭祀蝴蝶妈妈祖神,要用牛作祭品,”就要宰牯牛来啦!……外甥们来拿支杆,舅爷才来杀祭牛。……溪徐劳杀祭祖牛,刀砍水牛长脖子。”从《苗族古歌》可看到,蝴蝶妈妈成了生命众神中最高的生命祖神,她的实物象征符号就是鼓,给她的祭品就是牛,祭祀生命祖神蝴蝶妈妈的节日,苗语称为“nongx jangd niel”,译成汉语即是“鼓藏节”。 “鼓藏节”成了清水江苗族最盛大的生命宗教节日。


  著名宗教社会学家涂尔干在《宗教生活的基本形式》中认为,宗教把世界划分为神圣世界和世俗世界,若按此划分,那么苗族生命宗教的神圣世界是什么?在哪里?苗族的神圣世界是生命祖先众神的世界,人的生命祖先神为主要的神,自然界的其他生命众神是次要的神。生命祖先众神的神圣世界,与其子孙们的世俗世界相通相融连为一体。苗族人的神圣世界在哪里?在月亮天堂上,苗族生命宗教经典之一的《焚巾曲》说:“妈妈去到天宫,走到踩鼓场,与央公同在,同祖先在天。央公(十二个生命蛋中生出来的人类的祖先)在天宫,他如从前一样,容貌而依旧,健美说不尽。……月宫真是好,月宫大鼓场,妈妈到天上,进到铜鼓场,去招金银来。”


三、 生命宗教中的龙神仪式

龙是一种生命吗?根据苗族生命宗教经典《苗族古歌》的回答,龙是一种生命,他同人类的生命一起,从蝴蝶妈妈的十二个生命蛋中生出来,人和龙都是一个妈生,他们彼此是共同祖先的兄弟关系。古歌生命创世说:“老二就是那水龙,水龙这才来呼唤,央(生命蛋中的人类)叫水龙去东方,居住在那深水潭。”这个龙就成了神圣世界的龙神。人既然与龙是兄弟,人有困难,请龙神帮助,龙神义不容辞。苗族生命宗教中的龙神也和人一样,既有善的一面,也有恶的一面。为了请求龙神帮助,苗族人制定了一套请龙神仪式。清水江苗族有两种请龙神仪式:第一种是招龙仪式。招龙苗语称“董翁”,按全国人大五十年代对台江苗族宗教信仰的调查,招龙仪式分为三个部分。这种仪式三阶段具有普遍性。德国人类学家盖内普在《过渡礼仪》中,把仪式划分为“前阈限”、“阈限”和“后阈限”三个阶段,说的就是这种仪式。招龙仪式第一场叫“喊龙”,“喊龙” 这天半夜,由村寨宗族选出一些人,带上芦笙到村寨的山岭上,一路插上象征山龙的纸人,一路撒米,一路高呼:“龙起来,请随我们喝酒吃肉去!”一路又不停地吹奏芦笙,喊龙后集中到村寨的芦笙鼓场。


第二场是请山岭的“嘎吓”众神,仪式由祭司主持,祭司在祭场插上象征山岭众神的小纸人,在祭桌上摆上三杯酒,杀一只白鸡供上,祭司念祭词请“嘎吓”众神来护佑村寨。


第三场是“祭龙神”,仪式祭品是一头猪,祭司用猪肉分成十二份,放在象征龙神的木雕旁边,另外配上十二个糯米饭团。仪式开始,祭司头戴祭司帽,身着长衫,吟诵祭词,请村寨周围山岭上龙神家族所有成员,一起来分享祭品。同时也请祖神们一起来共享。


第二种请龙神仪式是“龙舟节”

“龙舟节”的仪式过程有:

1、制龙舟。龙舟木料选择讲究,树子必须高大挺立,枝叶繁茂。砍树要择吉日,由鼓头提供祭树神的祭品,其中主要是公鸡、雄鸭、刀头猪肉和酒等。砍树要让树子倒向东方,树砍后运回途中,人们用酒肉迎接,并热烈欢呼:“请龙来了!”木匠制作龙舟要择吉日,用一只白公鸡作祭品请“嘎哈”众神护佑。龙舟制成后还要祭祀庆祝,然后下水试划。


2、出龙仪式。每年农历五月二十三左右,清水江施洞地区沿江各寨纷纷举行下水仪式,把龙舟移在江中,待二十四或二十五清晨举行出龙仪式,仪式由祭司主持。祭司在河边摆上祭桌,桌脚捆上象征通天的五倍子树,祭司手持芭茅草,芭茅草象征利剑,用以驱邪。祭品有白公鸡、米、酒、茶等,祭司做完了出龙仪式,龙舟就可以在江上划行了。


3、龙舟表演竞赛仪式。表演竞赛的日子,是古代沿江各寨根据龙舟神话,恶龙死后各寨分别抢龙肉的先后秩序进行安排。最后集中在施洞镇塘龙,进行龙舟表演竞赛,其目的是人神同欢同乐。


4、接龙以及迎接姑妈仪式。龙舟是以村寨男性血缘宗亲为单位所有,龙舟“出龙”就象征龙神出动,为沿江各村寨的血缘宗亲们提供神力护佑,令其风调雨顺、稻谷农作物获得丰收、人丁兴旺、吉祥如意。各村寨嫁出去的女性姻亲,也应该获得龙神护佑,为此就有了女性姻亲姑妈们给龙舟(龙神)敬献礼物,以求护佑的仪式,礼物有鸭、鹅、猪、牛等家禽和家畜,节日仪式的尾声,各村寨的宗亲都要请姑妈们回娘家,分享节日的神圣与欢乐。


5、“吃龙肉”仪式。在节日期间,村寨宗族的族人,在龙舟靠岸的河沙坝,集体聚餐,名为“吃龙肉”。这个仪式在宗教仪式中,属于“圣餐”仪式,“龙肉”象征神力,吃了“龙肉”人们便具有了神一般的力量,就能克服日常生活中遇到的各种艰辛。


6、归龙仪式。龙舟节结束,要举行归龙仪式,参与节日的男人们集体出动,把龙舟从清水江中抬回龙舟棚安放,最后聚餐庆祝。


从清水江苗族人生命宗教的龙神仪式,可以看到,在苗人的生命神圣世界中,龙神是生命众神中的一支家族神系,龙神是祖神们的兄弟,这支龙神家族,有求必应地为世俗世界生活的苗人提供尽心尽力的护佑。清水江苗族人世世代代,就这样在其生命宗教中的龙神护佑下,获得了勃勃的生命力,他们从而凝聚族人,让生命充满欢乐地、有意义地度过艰辛的世俗世界,在世俗世界的生命结束时,勇敢地迈向他们的月亮天堂神圣世界,成为祖神群体中的一员,完成了宗教信仰中永恒的生命。


最后,引用苗族《焚巾曲》中的诵词作为结束语:“山岭永存在,人生是过客。生命极短暂,创业给后代,绣花姑娘穿,等到寿终日,迈步去月宫,去同祖先住,永远不回还。”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版权所有:贵州河湾苗学研究院 All Rights Reserved:www.chinahmo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