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理论研究

理论研究《 学术与应用《 首页

三苗考

发表日期:2017-10-29浏览次数:293次


侯哲安


三苗是我国古代中南部一个相当大的部落联盟。这个部落联盟曾加入华夏联盟,但双方也发生过战争。三苗与中原地区的关系,已有悠久的历史,同时,三苗与西北的羌人,南部的越人,也有着密切的联系。他们自古以来,都是中华民族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

苏联叛徒集团御用文人如P •伊茨和H.B •切斯诺夫之流,硬说中国南部是一个独立的文化区,并以“和平文化”为中心,对我国民族的整体性进行歪曲和分裂。《三苗考》之作,就是以文献资料为依据,揭露这些谬论及其卑劣的阴谋。


一、三苗与南方少数民族

甲骨文、金文皆无“苗”。现读为niiao,古音当作mao。《山海经》“三苗国,一曰三毛国”可证。

考苗、蛮二声,系阴阳对转。古宇同音同义。《广雅诂》苗、蛮均解作偈。

蛮字初见于金文,但系泛称。崔述《丰镐考信别录〉〉认为古代蛮夷为四方之总称,颇有见地。以蛮为南部人民之专称,则始于战国。《左传》记载楚地有群蛮。《诗•小雅》云:

“蠢尔蛮荆,大邦为雠”,“征伐俨狁,蛮荆来威。”大致说来,战国以前概称苗。战国时期,特别是《礼记•王制、明堂位》以东、南、西、北配之夷、蛮、戎、狄以后,有蛮无苗。可知苗已包括在蛮之内。到了宋代,南蛮之中杲出现苗的专称。宋朱辅《溪蛮丛笑》叶钱序曰:“五溪蛮,皆槃瓠种也。聚落区分,名亦随异。沅其故壤,环四封而居者今有五:曰苗、曰瑶、曰僚、曰壮、曰仡佬。风俗气习,大抵相似。”可以说,我国南部某些民族的祖先,在历史长河中经过分化、改组、融合;形成后来各个民族。而在古代,多数来源于蛮;至于远古时期,则与三苗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

贵州为苗、瑶族的分布地区,尤以苗族为多。这是由于贵州东部原属五溪地区,与左洞庭,右彭蠡的三苗部落相接,贵州苗族古歌(跋山涉水)中唱着:“日月向西走,山河往东行。我们的祖先啊,顺着日落的方向走,跋山涉水来西方。”这首歌反映了历史的真实,说明他们一部分从东到西迁徙来贵州。从今日苗族的若干历史传说,习俗来判断,苗、瑶等族的来源,与古代三苗有着亲密的关系,这是可以肯定的。


二、三苗的名称及其由来

三苗亦称有苗,又作苗民。《尚书》、《墨子>、《孟子》、《国语》、《战国策》、《荀子》、《韩非子》、《礼记》、《帝王世纪》、《竹书纪年》、《穆天子传》、《淮南子》、《吕氏春秋》、《盐铁论》'《孙卿子》、《随巢子》、《说苑》、《通鉴外纪》、《史记》等数十种文献,都有记载。

《尚书》记载三苗最详。历来对《尚书》的真伪有异议。宋吴械始以为疑,朱高更是从文词上作比较,认为“今文多艰涩而古文反平易”,“都似晋宋间文章”。这是一种形而上学。凡是远古之事,莫不来自传说。记载有先有后,决不能以词害意。因此三苗的存在,辟定是历史上一大事,决非虚构。

史笈多说三苗是国名,汉唐传注家多所论列。

《尚书.孔传》曰:“三苗国名”,或曰“三苗之国”,“三苗之君”、“三苗之王”。

《尚书正义》云:“三苗诸侯之君”。

《山海经》说“三苗国在赤水东”。郝懿行亦云“三苗国”。

《战国策》注云:“驩兜,三苗皆国名”。

《国语•周语》“黎苗之王”。

《淮南子》高诱注:“三苗国名”;许慎注“三苗之国”。

《史记•五帝本纪》马融曰:三苗“国名也”。郑玄曰:“所窜之苗为西裔诸侯者”。

《帝王世纪》“诸侯有苗氏”。

《博物志》“三苗国”。

《太平御览》引《外国篇》:“有苗之君。”

但也有人认为三苗是氏族之名。

《尚书•吕刑》:“苗民无辞于罚”,“三苗之民”。

《礼记•缁衣》:“苗民匪用命”。

《竹书纪年》:“有苗氏负固不服”。

《路史》:“驩头…生三苗氏”。

《神异经》:“西荒之中有人焉…名曰苗民”。

《汉书•地理志》师古注曰:“三苗本有苗氏之族”。

《通志略•氏族》:三苗“古人名…三苗氏”。注曰:“后为侯国因氏焉”。又曰:“以名为氏,…三苗”。

总观以上资料,所谓国、诸侯、氏族实际上并不矛盾。三苗存在的时间很长。原为氏族,后来才发展成为部落。三苗加入华夏联盟之后成为国或曰诸侯。认为三苗为氏族者应指前一时期。尧克三苗于丹水浦以后,三苗仍为部落,或较小的部落联盟。所谓三苗之三,汪中《述^ •内篇》释三九,只是多数之意;郭沫若认为“古人数字的观念以三为最多,三为最神秘(三光、三才、三纲、三宝、三元、三品、三官大帝、三身、三世等等。)”有一定道理。可以推想三苗已是一个部落联盟,包括了几个部落;也可以推想三苗原来是一个较大的氏族,其中包括若干胞族,所以称“三苗”。

至于称三苗为国,古意国与今之国不同。据《说文》,古时境内之封,郊内之都及诸侯所食邑,皆谓之国或称邦。三苗为诸侯,证明三苗曾是华夏联盟的组成部分。

至于称三苗为苗民,古人认为三苗凶顽,故不称国而称民。又有不少文献说三苗即黎餮,那是歧视侮辱之词,不足为据。因此,我们对三苗的各种称谓,应当把他们所处的时代及其与华夏联盟的关系结合起来,才能有正确的理解。

应当看到,三苗既称诸侯,又称国,还有三苗之君,说明三苗社会经济在一定阶段有所发展,并有阶级分化。《尚书•吕刑> 所说三苗制五虐之刑,是一个有力的旁证。


三、三苗与九黎、蚩尤

古笈言九黎、蚩尤者甚多,都说三苗是九黎、蚩尤之后。从地理位置和时代来看,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十分密切的。 

九黎的黎《史记•周本纪》作耆,《宋世家》则作阬,音义相同,古通用。

蚩尤,亦作蚩鱿。史称蚩尤是九黎的首领。

九黎、蚩尤存在时间很长,由于各个时代不同,蚩尤其人及其活动也不同。

《史记》云:“轩辕之时,神农氏世衰,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神农氏弗能征…而蚩尤最为暴,莫能伐…”《殷本纪》又云:“昔蚩尤与其大夫作乱百姓,帝乃弗予,有状”。

宋衷曰:“蚩尤,神农臣也。”

《管子“昔帝得蚩尤而明天天道”,“蚩尤为黄帝作五兵”。“蚩尤受葛卢之金而作剑铠予矛戟。”

《世本》:“蚩尤作兵”。又曰“蚩氏,蚩尤之后,以国为氏。”

《春秋元命苞》:“蚩尤虎捲咸文立兵。”

《逸周书•尝麦》:“蚩尤乃逐帝(赤帝),战于涿鹿之阿,几隅元遗,赤帝大慑,乃说于黄帝,执蚩尤杀之于中冀。”

《史记•五帝本纪》:“蚩尤作乱不用帝命,于是黄帝乃征师诸侯,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遂擒杀蚩尤。”

«山海经•大荒北经》: “蚩尤作兵伐黄帝,黄帝乃令应龙攻之冀州之野。应龙畜水,蚩尤请风伯雨师纵(一作从)大风雨,黄帝乃下天女曰魃(一作媛)雨止,遂杀蚩尤。”

《国语•楚语》:“少皡之衰也,九黎乱德”注曰“九黎,黎氏九人,蚩尤之徒也。”

《越绝书》: “少昊治西方,蚩尤佐之,使主金。”马融曰:“蚩尤,少昊之末,九黎之君。”

《诗•小雅》:“投畀有北”即“迁其民善者于邹,屠恶者于有北。”

《帝王世纪》:“炎帝杀蚩尤于中冀,名其地曰绝辔之野”。

以上资料说明,蚩尤起于伏羲、神农之时,死于与黄帝之战,也见于少昊时代。少昊是太昊后起的一支。大汶口考古证明约公元前3700年左右,而黄帝约公元前2500年,则其存在约1000年之久。可见九黎,蚩尤是与华夏联盟同时存在而又有密切联系的一个部落联盟,分布在我国东南部地区。伏羲、神农之后,传非一世,其中有臣于神农者;有佐少昊主金者;

有少昊之末乱德者;有与黄帝作战者,等等。至于《,诗讦》说“蚩尤败,然后尧舜命”,应为黄帝受命之误。又《路史》疑蚩尤为炎帝。《淮南子•兵略训》“炎帝为火灾,故黄帝擒之”。《史记•律书》也说:“黄帝有涿鹿之战以定火灾”。等等。这些史料的错综复杂是可以理解的•。较多的史料则认为蚩尤是九黎的首领。郑玄曰:“蚩尤伯天下”。应劭曰蚩尤古天子”。孔安国曰:“九黎君号蚩尤”。反映了神农到黄帝之时,九黎族蚩尤称霸于东南一隅,与华夏联盟有和有战。

由于九黎蚩尤在我国历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因此,在黄帝战杀蚩尤后,后人一再追忆蚩尤的事迹,甚至作为战神祠之。

«龙负河图》曰:“伏蚩尤后,天下复扰乱,黄帝遂画蚩尤形象以威天下,咸谓蚩尤不死,八方皆殄灭”。

《周礼•春官•肆师》条下云:“祭表貉则为神位。”郑注云:“貉,师祭也。…祭造军法者,祷气势之増位也。其神盖蚩鱿,或曰黄帝”。

《史记•封禅书》、《汉书•郊祀志》:秦代祀东方八神将,“三曰兵主,祠蚩尤。”

《史记•高祖本纪》:“祭蚩尤于沛庭而衅鼓。”

«史$记•封禅书》:“天下已定,…令祝官主蚩尤之祠于长安。”

《&书•地理志》:“蚩尤祠在(东郡寿良县)西北涑上”。王先谦云:“涑当作涞”。

《宋史•礼志》:“太宗征河东,…用少牢一,祭蚩尤杩牙。”

以上说明蚩尤作兵、善战,后人祠之不绝。不仅如此,后人对蚩尤之冢有着深厚的怀念。

《太平御览》引《皇览•冢墓记》云:“蚩尤冢在东郡寿张县阙乡城中,高七丈,民常十月祠之,有赤气如降,名为蚩尤旗。”

《史记集解》引《皇览》则云:“蚩尤冢在东平郡寿张县阚乡城中,高七丈,民常十月祀之。有赤气出如匹绛帛,民名为蚩尤旗。肩髀冢在山阳郡鉅鹿县重聚,大小与阚冢等。传言黄帝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黄帝杀之,身体异处,故别葬之。”

《水经注》引《皇览》曰:“蚩尤冢东郡寿张县阐乡城中,冢高七尺,常十月祠之,有赤气如降,民名为蚩尤旗”又曰“山阳距野县有肩髀冢重聚,大小与阚冢等。传言蚩尤与黄帝战,克之于涿鹿之野,身体异处,故别葬焉。”

《十三州志》:“寿张有蚩尤祠”。赵一清曰:“汉志东郡寿良县蚩尤祠在西北洙上”。

《续述征记》:“蚩尤冢在东郡寿张县阓乡城中,高七尺,民常十月祀之”。此外,《史记•天官》、《汉书•天文志》等还以蚩尤旗为星宿之一。

总之,蚩尤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英雄人物形象,是部落联盟首领,考其原由有二:

一、 九黎部落是一个东南部强大的部落联盟。九黎者,形容其参加联盟者之多,蚩尤有兄弟八十一人,或曰七十二人,也说大夫七十二人,即有八十一个或七十二个部落所组成。

«龙鱼河图》云:“黄帝摄政,有蚩尤兄弟八十一人,并兽身人语,铜铁额。食沙石子,造立兵仗刀戟大弩,威振天下,诛杀无道不慈仁。万民欲令黄帝行天下事,炎帝以仁义不能禁止蚩尤,乃仰天而叹。天遣玄女下授黄帝兵信神符,制服蚩尤,帝因�**之主兵,以制八方。蚩尤殁后,天下复扰乱,黄帝遂画蚩尤形象以威天下,天下咸谓蚩尤不死,八方万邦皆为弭服”。《龙鱼河图》是纬书,带有神话色彩,但对蚩尤英雄形象的刻画,不是没有根据的。至于《大戴礼》等说:“蚩尤,庶人之贪者也”。显然是诬蔑之词。

二、 蚩尤善战,所以后世奉为战神。按华夏族形成过程中有三次大战,其中两次都与蚩尤有关。

第一次战争是蚩尤与共工之战。

共工氏也是一个存在相当长时期的部落,属于炎帝神农氏的一支。神农氏生于姜水(帝

王世纪),今陕西歧山东渭河的一条支流;一说起于厉山,今湖北随县地(盛%之荆州记)。

总在陕南与汉水上游之间。共工氏则在河南伊水、洛水流域,与东南部的九黎蚩尤部落联盟

相距不远。

《帝王世纪》云:“女娲氏末,诸侯有共工氏,任智刑以强,伯而不王。”刘向、郑玄同此说;并认为“无禄而王谓之霸”。 ;

《祭典》说:“共工氏之霸九有也”。九有即九隅,可见其强大。但各个时代的共工氏有所不同,其上限在伏羲与神农之间,下限到夏禹之际,长达五、六千年之久。

《淮南子》高谚注曰:“共工氏,以水行霸于伏羲神农间者也。”

《管子•揆度》云:“共工氏之王,水处十之三,乘天势以制天下。”这是伏羲、神农之间的共工氏。

《国语•周语》共工氏下韦昭曰:“共工裔子句龙佐黄帝为土官”。

《礼记•祭法》云:共工氏“有子曰句龙为后土,能平九土。”

《国语•鲁语》:“共工氏其子曰后土,能平九土,故祀以为社。”韦昭曰:“共工氏伯者,,名戏,弘农之间有城。其子共工之裔子句龙也,佐黄帝为土官。九土,九州之土也;后,君也,�**君土官,故曰后土也,社后土之神也。”这是黄帝时的共工氏。

《史记•律书》:“颛顼有共工之陈以平水害”。

《淮南子•原道》“昔共工氏之力触不周之山,�**地东南倾,与颛顼争为帝,遂潜于渊,宗族残灭,绝嗣绝祀。”

《楚辞》:“康回凭怒,地东南倾”。

《汲冢琐语》子产曰:“昔共工之卿曰浮游旣败于颛顼,自沉淮渊。”这是颛顼时代的共工。

《国语•周语》“昔共工弃此道也”。贾逵曰:“共工,诸侯,炎帝之后,姜姓也。颛顼氏衰,共工氏侵陵诸侯,与高辛氏争而王也。”这是颛顼氏末之共工氏。

《楚世家》:“共工氏作乱,喾使重黎诛之而不尽。”这是帝喾时共工。

《竹书纪年》: “帝尧十九年命共工治河。”文颖曰“共工水官。”

《韩诗外传》: “尧举兵而诛共工于幽州之都。”这是尧时共工。

《淮南子•本经训》: “舜之时,共工振滔洪水。”

《荀子•成相》:“禹有功,抑下鸿,避除民害,逐共工。”

《荀子•议兵》:“禹伐共工”。这是舜禹时的共工。

关于共工氏的传说还多,可以看出共工氏是一个部落,存在的年代相当久远。其中共工与蚩尤之战,则在伏羲神农之间。有人说这次战争在颛顼或其后裔祝融之间,有的说在帝喾之时,那是不对的。地点应在河南、陕南之地,当时九黎由东向西发展,共工氏则向东南发展,因而发生战争。共工氏战败。后来,向黄帝求援,与黄帝结成暂时的联盟,对抗蚩尤。

第二次战争是蚩尤与黄帝之战。九黎部落战胜共工氏后,向北发展,与黄帝的部落相遇。

《史记•五帝本纪》:“诸侯咸来宾从,而蚩尤最为暴,莫能伐”。

《山海经•大荒北经》:“蚩尤作兵伐黄帝”。对这一次战况,并作了神话式的描述。

«盐铁论》云:“黄帝战涿鹿,杀两降(即太昊、少昊)蚩尤而为帝”。

关于这次战争的记载很多,毋庸多举。至于作战地点,有说冀州之野,有说凶黎之谷,大致在中土,即山西、河南之地。

蚩尤战败后,九黎部落联盟肯定分化和改组,其中原处于南方的氏族、部落,重新结合起来。从此,蚩尤不见于文献,只是作为战神流传于世。

輋尤与三苗的关系,.《周书•吕刑》说的最明晰,“王曰,若古有训,蚩尤惟始作乱,延及于平民,……苗民弗用灵,制以刑。……遏绝苗民,无世在下。”说明古代是把蚩尤与苗民楚连结在一起的。所以郑玄曰:“苗民,谓九黎之裔也。九黎之君于少昊氏衰而弃善。

《龙鱼河图》曰:“伏蚩尤后,夭下复扰乱,黄帝遂画蚩尤形象以威天下,咸谓蚩允不死,八方皆殄灭”。

《周礼•春官•肆师》条下云:“祭表貉则为神位。”郑注云:“貉,师祭也。…祭造军法者,祷气势之増位也。其神盖蚩鱿,或曰黄帝”。

《史记•封禅书》、《汉书*郊祀志》:秦代祀东方八神将,“三曰兵主,祠蚩尤。”

《史记•高祖本纪》:“祭蚩尤于沛庭而衅鼓。”

《字记•封禅书》:“天下已定,…令祝官主蚩尤之祠于长安。”

《汉书•地理志》:“蚩尤祠在(东郡寿良县)西北涑上”。王先谦云:“涑当作姊”。

«宋史•礼志》:“太宗征河东,…用少牢一,祭蚩尤杩牙。”

以上说明蚩尤作兵、善战,后人祠之不绝。不仅如此,后人对蛩尤之冢有着深厚的怀念。

《太平御览》引《皇览•冢墓记》云:“蚩尤冢在东郡寿张县阙乡城中,高七丈,民常十月祠之,有赤气如降,名为蚩尤旗。”

《史记集解》引《皇览》则云:“蚩尤冢在东平郡寿张县阚乡城中,高七丈,民常十月祀之。有赤气出如匹绛帛,民名为蚩尤旗。肩髀冢在山阳郡鉅鹿县重聚,大小与阚冢等。传言黄帝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黄帝杀之,身体异处,故别葬之。”

《水经注》引《皇览》曰:“蚩尤冢东郡寿张县阚乡城中,冢高七尺,常十月祠之,有赤气如降,民名为蚩尤旗”又曰“山阳距野县有肩髀冢重聚,大小与阚冢等。传言蚩尤与黄帝战,克之于涿鹿之野,身体异处,故别葬焉。”

《十三州志》:“寿张有蚩尤祠”。赵一清曰:“汉志东郡寿良县蚩尤祠在西北洙上”。

《续述征记》:“蚩尤冢在东郡寿张县阓乡城中,高七尺,民常十月祀之”。此外,

《史记•天官》、《汉书•天文志》等还以蚩尤旗为星宿之一。

总之,蚩尤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英雄人物形象,是部落联盟首领,考其原由有二:

一、 九黎部落是一个东南部强大的部落联盟。九黎者,形容其参加联盟者之多,蚩尤有兄弟八十一人,或曰七十二人,也说大夫七十二人,即有八十一个或七十二个部落所组成。

《龙鱼河图》云:“黄帝摄政,有蚩尤兄弟八十一人,并兽身人语,铜铁额。食沙石子,造立兵仗刀戟大弩,威振天下,诛杀无道不慈仁。万民欲令黄帝行天下事,炎帝以仁义不能禁止蚩尤,乃仰天而叹。天遣玄女下授黄帝兵信神符,制服蚩尤,帝因�**之主兵;以制八方。蚩尤殁后,天下复扰乱,黄帝遂画蚩尤形象以威天下,天下咸谓蚩尤不死,八方万邦皆为弭服”。《龙鱼河图》是纬书,带有神话色彩,但对蚩尤英雄形象的刻画,不是没有根据的。至于《大戴礼》等说:“蚩尤,庶人之贪者也”。显然是诬蔑之词。

二、 蚩尤善战,所以后世奉为战神。按华夏族形成过程中有三次大战,其中两次都与蚩尤有关。

第一次战争是蚩尤与共工之战。

共工氏也是一个存在相当长时期的部落,属于炎帝神农氏的一支。神农氏生于姜水(帝王世纪),今陕西歧山东渭河的一条支流;一说起于厉山,今湖北随县地(盛弘之荆州记)。

总在陕南与汉水上游之间。共工氏则在河南伊水、洛水流域,与东南部的九黎蚩尤部落联盟相距不远。

《帝王世纪》云:“女娲氏末,诸侯有共工氏,任智刑以强,伯而不王。”刘向、郑玄同此说> 并认为“无禄而王谓之霸”。 ,

《祭典》说:“共工氏之霸九有也”。九有即九隅,可见其强大。但各个时代的共工氏有所不同,其上限在伏羲与神农之间,下限到夏禹之际,长达五、六千年之久。

《淮南子》高谚注曰:“共工氏,以水行霸于伏羲神农间者也。”

《管子•揆度》云:“共工氏之王,水处十之三,乘天势以制天下。”这是伏羲、神农之间的共工氏。

《国语•周语》共工氏下韦昭曰:“共工裔子句龙佐黄帝为土官”。

《礼记•祭法》云:共工氏“有子曰句龙为后土,能平九土。”

《国语•鲁语》:“共工氏其子曰后土,能平九土,故祀以为社。”韦昭曰:“共工氏伯者,,名戏,弘农之间有城。其子共工之裔子句龙也,佐黄帝为土官。九土,九州之土也;后,君也,�**君土官,故曰后土也,社后土之神也。”这是黄帝时的共工氏。

《史记•律书》:“颛顼有共工之陈以平水害”。

《淮南子•原道》“昔共工氏之力触不周之山,�**地东南倾,与颛顼争为帝,遂潜于渊,宗族残灭,绝嗣绝祀。”

《楚辞》:“康回凭怒,地东南倾”。

《汲冢琐语》子产曰:“昔共工之卿曰浮游旣败于颛顼,自沉淮渊。”这是颛顼时代的共工。

《国语•周语》“昔共工弃此道也”。贾逵曰:“共工,诸侯,炎帝之后,姜姓也。颛顼氏衰,共工氏侵陵诸侯,与高辛氏争而王也。”这是颛顼氏末之共工氏。

《楚世家》:“共工氏作乱,喾使重黎诛之而不尽。”这是帝喾时共工。

《竹书纪年》:“帝尧十九年命共工治河。”文颖曰“共工水官。”

《韩诗外传》: “尧举兵而诛共工于幽州之都。”这是尧时共工。

《淮南子•本经训》: “舜之时,共工振滔洪水。”

《荀子•成相》:“禹有功,抑下鸿,避除民害,逐共工。”

《荀子•议兵》: “禹伐共工”。这是舜禹时的共工。

关于共工氏的传说还多,可以看出共工氏是一个部落,存在的年代相当久远。其中共工与蚩尤之战,则在伏羲神农之间。有人说这次战争在颛顼或其后裔祝融之间,有的说在帝喾之时,那是不对的。地点应在河南、陕南之地,当时九黎由东向西发展,共工氏则向东南发展,因而发生战争。共工氏战败。后来,向黄帝求援,与黄帝结成暂时的联盟,对抗蚩尤。

第二次战争是蚩尤与黄帝之战。九黎部落战胜共工氏后,向北发展,与黄帝的部落相遇。

《史记•五帝本纪》:“诸侯咸来宾从,而蚩尤最为暴,莫能伐”。

《山海经•大荒北经》: “蚩尤作兵伐黄帝”。对这一次战况,并作了神话式的描述。

《盐铁论》云:“黄帝战涿鹿,杀两降(即太昊、少昊)蚩尤而为帝”。

关于这次战争的记载很多,毋庸多举。至于作战地点,有说冀州之野,有说凶黎之谷,大致在中土,即山西、河南之地。

蚩尤战败后,九黎部落联盟肯定分化和改组,其中原处于南方的氏族、部落,重新结合起来。从此,蚩尤不见于文献,只是作为战神流传于世。

蚩尤与三苗的关系,.《周书•吕刑》说的最明晰,“王曰,若古有训,蚩尤惟始作乱,延及于平民,……苗民弗用灵,制以刑。……遏绝苗民,无世在下。”说明古代是把蚩尤与苗民是连结在一起的。所以郑玄曰:“苗民,谓九黎之裔也。九黎之君于少昊氏衰而弃善遒,上效蚩尤®刑。必变九黎言苗民者,有苗,九黎之后。颛顼代少昊诛九黎,分流其子孙为三国。高辛之衰,又复九黎之德,尧兴又诛之。尧末又在朝,舜臣尧又窜之。后禹嗣位,又在洞庭逆命,禹又诛之。”九黎、三苗的历史线索基本可信。所谓“三苗、九黎之后,应理解为:我国南部的土著居民的三苗,在他们尚未形成独立部落联盟之前,加入了九黎部落联盟。而不是从东部退回南部。屈家岭文化的发掘就是一个实证。


四、三苗与骥兜

古文献对驩兜的记载不多,他是三苗的领袖人物之一,加入过华夏联盟,又是中部居民最早迁入南方的第一支。

驩兜也作驩头,又作罐头。古文作鹆哎,《尚书大传》注云M应为脾。

《尚书•舜典》:“流共工于幽州,放驩兜于崇山,窜三苗于三危,殛鲧于羽山,四罪而天下咸服。”

《孟子•万章》除“杀三苗”不同外,余皆与上文同。

《史记》云:“三苗在江淮荆州数为乱,于是舜归言于帝,请流共工于幽陵,以变北狄;放驩兜于崇山,以变南蛮;迁三苗于三危,以变西戎;殛鲧于羽山,以变东夷。四罪而

天下咸服”。所谓流、放、迁、殛、杀,都是放逐的意思。所谓“变”,徐广曰:“变”一作“焚”,燹,和也。《史记索隐》则谓变其形及衣服,同于夷狄也。

驩头究系何族,他存在的时代和住地说者不一,应加以探讨。

《左传•文十八》云:“帝鸿氏有不才子,掩义隐贼,好行凶德,丑类恶物,顽翳不友,是比周天下之民谓之浑敦。”杜预曰“即驩头也,帝鸿黄帝也。

《史记、五帝本纪》曰:“昔帝鸿氏有不才子…天下谓之浑沌。”贾逵曰:“帝鸿黄帝,其苗裔驩兜也。”

这里说驩兜是黄帝的后裔,属于黄帝的一支,后人多从此说。考黄帝之子二十五宗,十四姓。《国语•晋语》说的很明确,其中没有驩头。《山海经》:“驩头…釐姓”,郝懿行认为“釐与僖同,证明黄帝子十二姓中第九支即驩头。”这种说法,显然是受了正统观念的流毒。所谓浑沌,正如《汉书•古今人表》把三苗、驩头等列为“下下愚人”一样,是对他们的岐视和诬蔑。

此外,《山海经•大荒北经》提供了一个重要线索:“颛顼生驩头,驩头生苗民,苗民篮姓。”又说:“高辛邦之,尧竄之于三危,河西诸羌诸其类是也。”郭璞认为即三苗之民。又曰:“驩头尧臣”。同时,《山海经•大荒南经》则云:“大荒之中有人,名曰驩头,鲧妻士敬,士敬子炎融,炎融生驩头…有驩头之国。”

《史记•五帝本纪》叙述流四凶之前说:“三苗在江淮荆州数为乱。”然后陈述流放四凶的必要。

《尚书•尧典》:“帝曰畴咨若予采。驩兜曰,都。共工方鸠僱孱(加单人旁)功。”

这就说明:(一)驩头生苗民,应理解为驩头是三苗的首领之一;(二)騮头在高辛氏(即帝磐)时曾为诸侯之国,故曰“高辛邦之”;(三)在尧的部落联盟中,驩头参加了联盟议事会,故曰:“騮头尧臣”;(四)騮头与三苗,同在江淮荆州之地,故在尧时同被放逐。

驩头被放逐之后,究竟迁往何地?

《山海经•大荒南经》说:“大荒之中有驩头之国”。又说:“有人焉,鸟喙有翼,方捕鱼于海。”郝懿行案:“此似说驩头国人”。

《山海经•海外南经》: “驩头国,其为人人面有翼,鸟啄,方捕鱼,…或曰驩朱国。”

郭璞云:“驩兜,尧臣,有罪自投南海而死。帝怜之,�**其子居南海而祠之。”

说明騮头子孙向南迁徙,直至海边,以捕鱼为业,这是驩头被放逐后的情况。

但是,《山海经•大荒北经》又说:“西北海外,黑水之北有人有翼,名曰苗民。颛顼生驩头,驩头生苗民。”郭璞认为即“三苗之民”。考颛顼属于伏羲女娲之后,《左传•昭公十七年》:“卫,颛顼之虚也”,在今河南濮阳县,其后裔祝融迁到郑,即今河南新郑。驩头本来就是我国东南部伏羲、少昊、九黎、三苗一个系统的部落联盟。这里在西北海外又发现有驩头,看来与上述南部的驩头国有矛盾。实际上这种南北各有分支的情况,正与三苗的遭遇相合。三苗在江淮荆州反抗之后,一部分迁于三危,一部分则放之于南海,一部分留在江淮荆州,一个部落联盟分解为三。故南北皆有驩头。 ’

总之,驩兜是三苗部落联盟的领袖人物之一。南北皆有三苗,所以南北皆有驩兜。其西北一支,与羌人融合。有的又从西北向南迁徙,黔西北苗族传说自北迁来,即此之故。而南海一支的地域,古人多泛指“南蛮”(《大戴礼记•五帝德》)、“南裔”(马融等)。到宋时,盛宏之《荆州记》云:“放驩兜于崇山,崇山在澧阳县南七十五里”。此说不可靠,因灃阳即在三苗地域,何必放逐?唐人沈佺期的《从崇山向越裳诗》序云:“案九真图,崇山至越裳四十里,杉谷起古崇山。”《通志》也说:“崇山乃在交广之间。”《路史》云:

“南海亦有三苗国”。《外国篇》曰:“昔唐以天下授虞,有苗之君非之,民浮黑水入南

海,是为三苗氏,去九疑三万三千里。”宋乐史更加具体地指出:“崇山今驩州也,周为越

裳之国。”这就说明三苗之一部在公元前2300年左右,即已迁入交广之地,比周成王十年越

裳国献白雉(竹书纪年)要早一千多年。驩州以騮为名,也说明与驩头有关。


五、三苗的分布及其变迁

三苗的分布,文献记载颇多,有丹江说、南蛮说、江淮荆州说、洞庭彭蠡说、西裔说和南海说

一,丹江说、南蛮说:

《帝王世纪》:“帝尧陶唐氏…诸侯有苗氏处南蛮而不服”。

《吕氏春秋•召类》:“尧战于丹水之浦”,《水经注》“丹水出京兆上洛县西北冢

岭山”。即现在的丹江,发源于陕西东南部终南山,从商县西北经河南到湖北入汉水。当时尧都平阳,今山西临汾,可见以尧为首的华夏联盟与南蛮接触之处在丹江,而丹水属南蛮之境。考南蛮多属伏羲之后,《路史》伏羲后生巴人,本包有汉水流域,所以三苗住地在丹江一说,与南蛮说同。

史称:尧曾封子丹朱于丹水,这一带后来的姬姓国有随、唐、曾、巴以及熊姓的罗国

(后迁岳阳),可见唐尧后裔的势力南入汉水流域,当在三苗战败,向南迁徙之后。 


二,江淮荆州说:

《史记•五帝本纪》:“三苗在江淮荆州数为乱”。

按江,或称江水,古为长江专称。《释名》日:“江、共也”。后来泛称大江之意。

淮,读汇。《禹贡》云:“南入于江,东汇泽为彭蠡”。荆州,《禹贡》曰:“荆及衡阳惟荆州”。孔安国曰:“北据荆山,南及衡山之阳”。荆山《汉书•地理志》称为北弗I条山。北'荆条山,在潼水上游,与丹水同在鄂西北。


三,洞庭彭靈说:

《战国策•魏策》:吴起云:“昔者三苗之居,左彭蠡之波,右洞庭之水。”

《韩非子》云:“三苗之不服者,衡山在南,岷江在北,左洞庭之波,右彭蠡之水。”

《史记正义》云:“洞庭湖名,在岳州巴陵西南…里,南与青草湖连;彭蠡,湖名,在

江州浔阳县东南五十二里。以天子在北,故洞庭在西为左,彭蠡在东为右,今江州、鄂州、岳州三苗之地也。”

《路史•国名纪》:“周景式曰:柴桑彭泽之间古三苗国,左洞庭,右彭蠡,负固而亡者,今衡岳潭之境。”

《说苑•君道》:“当舜之时,有苗氏不服,其所以不服者,左洞庭之波,右彭蠡之川,用此险也。”

《说苑•贵德》:“吴起对曰在德不在险。昔三苗氏左洞庭,《初学记》:“荆州记云:宫亭即彭蠡泽也,谓之彭泽湖,草湖一名洞庭湖也,亦谓之太湖,在巴黎郡。”

《通典》云:“潭州古三苗国之地,自春秋以来为黔中地。

野,亦三苗国之地。”

《元和郡县志》:“岳州本巴丘地,古三苗国也。史记三苗之国左洞庭,右彭蠡…。”

《太平寰宇记》:“潭州(长沙郡)禹贡荆州之域,三苗地。”又云:“岳州,南邻苍梧之野古三苗国也。”

《名义考》云:“三苗建国在长沙,而所治则江南荆扬也。”

《尚书地理今释》:“三苗今湖广武昌岳州二府,江西九江府地。史记正义曰,吴起云三苗之国左洞庭而右彭蠡,今江州、鄂州、岳州也。”

至于衡山,郭璞认为即南嶽,郝懿行驳之,认为河南之雉衡山。乐史,顾祖禹则以霍山为衡山。兹不具论。

以上说明自战国以下诸书大致皆以洞庭彭蠡之地为古三苗国,与上述“江淮荆州”之说,因时代不同,小有出入,但三苗是江汇荆州土著居民,则基本上一致。


四,西裔说 

《尚书•舜典》:“竄三苗于三危”。孔安国曰:“三危西裔”。

《孟子•万章》:“杀三苗于危”。

《禹贡》:“三危既定,三苗丕叙。”

《汉书•地理志》:“黑水西河惟雍州…三危既定,三苗丕叙。”

《山海经•大荒北经》:“西北海外黑水之北有人,…名曰苗民。”

《山海经•西山经》:(阴山)“又西二百二十里,曰三危之山。”

<穆天子传》:“柏天曰重鐽氏之先,三苗氏之国。”

《祌异经>:“西荒冇人乌"•名曰苗民”。 

《地道经》: “陇西郡首阳有三危,三苗所处。”又云:“鸟鼠同穴西有三危山,三苗所处是也。”

《河图括地象》:“三危山在鸟鼠之西南,与汶山相接,…黑水出其南。”

《西河旧事》:“三危山有三峰,故曰三危,俗亦称为昇雨山。”

《路史•国名纪》:“穆天子觞重織氏,地在长瑛,近黑水,其先三苗。”又云:“三危今戎、虏、瓜、沙等州是其处,有三峰山俗升雨山,在燉皇南三十里。”

《后汉书•西弟传》:“西羌之本出自三苗,姜姓之别也,其国近南岳。及舜流四凶,徙之三危,河关之西南羌地是也。”

《通典》:“沙州昔舜流三苗于三危即其地也,其后子孙为羌戎,代有其地。”又云:“西羌本出三苗,盖羌姓也,其国坻衡山,及舜徙之三危,汉金城以西,南羌地是也。”

《括地志》:“三危山有三峰,故曰三危。俗亦名卑羽山,在沙,敦煌县东南三十里。”

《元和郡县志》:“禹贡梁州之域,古西羌地也。羌人本出三苗,盖姜姓之别也。其国近南嶽。及舜流四凶,徙之三危,滨于赐支,至于河首,绵地千里。赐支者,禹贡所谓析支者也。”又云:“燉煌县,…三危山在县南三十里。山有三峰,’故曰三危。尚书竄三苗于三危,即此山也。”

«诗地理考》:“羌本姜姓,三苗之后,居三危,今叠,宕、松诸州皆羌地。”

«尚书地理今释》: “三危西裔之地,禹贡所谓三危者是矣。导黑水所经之三危,自在大河之南,与窥三苗之三危为二。”

总之,文献所记“窜三苗于三危”,不容否认,至于三危究在何处,多数人认为在敦煌,有人认为在陇西,其他说法尚多,但尧时三苗一部分迁入西裔是可信的。


五,南海说

前面已经说过,驩头被放逐于崇山,驩兜是三苗的部落首领之一。《山海经•海外南经>云:“驩头国或曰驩朱国,”郭璞云:“驩头尧臣,自投南海而死,帝怜之,�**其子居南海而祀之。”

由此可知三苗之中还有一支在南海。至于南海的具体地点,古人已证明在驩州。

总之,由于三苗存在的年代不同,所处的地域也有所不同。最初在南蛮之地,曾达丹水,后在江淮荆州,集结在洞庭、彭蠡之间。最后,一部分被迫迁至西北三危,另一部则入于南海。把分布和迁徙与三苗的活动比照研究,就更加明确了。


六、三苗的活动

三苗的活动,可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尧克三苗于丹水之浦。

前面说过,三苗是九黎之后,到尧时才有三苗的专称。韦昭曰:“三苗九黎之后,高辛氏衰,三苗为乱。”郑玄曰:“有苗,九黎之后,颛顼代少昊诛九黎,分流其子孙为三国。

高辛之衰,又复九黎之德,尧兴而诛之。”说明三苗开始出现,在九黎战败之后。考古证明,大汶口文化为少昊文化,时间距今约5700年,而尧时距今约4500年,是三苗的先民,在尧之前就有相当长的历史。但文献对这一时期的情况没有记载。因此,仍以尧克三苗于丹水之浦为第一阶段。

三苗在尧时即已立国。《帝王世纪》曰:“帝尧陶唐氏……诸侯有苗氏处南蛮而不服。”

三苗被称为诸侯,当然加入了华夏联盟,成为联盟成员之一。华夏联盟中,所属各部落或部落联盟首领之间是有矛盾的。何况考古证明在尧以前,甚至少昊之时就有贫富分化的现象。

因此诸侯三苗与尧的对抗还带有阶级斗争的性质。即这次战争,包括有以尧为首的贵族与三苗集团贵族之间的斗争。而不是两个部落联盟中各族人民的斗争。至于人民间,他们通过相互交流,发展生产,才是符合他们的利益的。


第二阶段,尧放驩头于崇山,迁三苗于三危。

《尚书•尧典》云:“帝曰,畴咨若予采,驩兜曰都,共工方鸠潺(应为单人旁)功。”孔安国曰:“驩兜尧臣”,并以驩头为苗民的首领。

《山海经》记载驩头几三见:《海外南经》、《大荒南经》皆在南海;《大荒北经》则在西北。

驩头代表三苗参加华夏联盟议事会议,所以尧征询驩头的意见,故曰:“驩头尧臣”;又由于三苗国反抗尧的统治,所以把他们的代表職头流放到崇山。

《史记•五帝本纪》:“三苗在江淮荆州数为乱…放驩兜于崇山,以变南蛮;迁三苗于三危,以变西戎。”这里把三苗与驩兜并举,实际是一件事,而分别处理。

我们知道,尧属于黄帝系统,三苗与驩兜原属于太皡伏羲氏系统,与“流四凶”同时的共工氏属于炎帝系统。鲧被放逐而死是治水九年不成的缘故,与反抗的性质不同。因此,这一阶段的斗争既反映了华夏联盟议事会内部的斗争,也反映了各个集团首领之间的斗争,尧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排斥了伏羲系统的三苗,驩头和炎帝系统的共工两个集团的首领,并以武力强迫他们迁徙到边远地方去了。

斗争的结果,华夏联盟中,舜夺取了联盟的领导地位。

《汲冢竹书》曰:“舜篡尧位,立丹朱城,俄又夺之。”

《路史•发挥》引《纪年》:“尧末年德衰,为舜所囚。”

《史记正义》引《竹书纪年》:“舜囚尧,复偃丹朱,使不与父相见。”

《史通•疑古》同。可见当时斗争的激烈。过去所谓“禅让”之说,是后人伪造的。正统观念的流毒,不足信。

另一方面,一部分三苗到三危定居。《禹贡》说:“三危既定,三苗丕叙。”师古曰:“三危山名,已可居也。”孔安国曰:“西裔之山已可居,三苗之族大有次叙,美禹之功。”这种解释说对了一半。应当说:三苗部落流放到三危之后,经过辛勤劳动,开发了山区。对祖国建设作出了重大贡献。至于《后汉书•西羌传》所说的“西羌之本,出自三苗”。只能理解为三苗与当地羌人融合,决不是羌人来源于三苗。

至于驩头被逐到南海,也是三苗被分化、瓦解的时代。


第三阶段,分北三苗

《尚书•舜典》:“三载考绩,三考黜陟幽明。庶绩咸熙,分北三苗。”《史记•五帝本纪》同。

前面已经说过,在尧时就已“迁三苗于三危” “放驩头于崇山”,为什么这里又“分北三苗”呢?

古人有几种解释:

孔安国云:“考绩法明,众功皆广,三苗幽阇(门里面应为音字),君臣善否,分北流之。不令相从,善恶明。”

《正义》曰:“前流四凶时,三苗之君窜之西裔更绍其嗣,不灭其国,舜即政之后,三苗复不从化,是阇(门里面应为音字)当黜之,其君臣有善有恶,舜复分北流其三苗。北,背也。善留恶去,使分背也。”又云:“幽明有别,黜退其幽者。或夺其官爵,或徙之远方,升进其明者,或益其土地,或进其爵位也。”

王肃云:“三苗之民有赦宥者,复不从化,不令相从,分北流之。”

郑玄曰:“流四凶者卿为伯子,大夫为男,降其位耳。犹为国君,故以三苗为西裔诸侯。犹为恶,乃复分北流之,谓分北西裔之三苗也。”

《帝王世纪》曰:“有苗氏负固不服,舜乃修文教三年,执干戚而午之,有苗请服。”

《韩非子•五淼》云:“当舜之时,有苗不服,禹将伐之,舜曰不可,上德不厚而行武,非道也。乃修教三年,执干戚午,有苗乃服。”

《吕氏春秋•上德》:“三苗不服,禹请攻之,舜曰以德可也,行德三年而三苗服。”

《荀子•赋篇》:“干戈不用三苗服。”

《说苑•君道》:“当舜之时,有苗氏不服。其所以不服者,大山在其南,殿山在其北,左洞庭之波,右彭蠡之川,用此险也,所以不服。禹欲伐之,舜不许曰:谕教犹未竭也,乃谕教焉,而有苗氏请服。天下闻之,皆非禹之义而归舜之德。”

孙星衍云:“此三苗似非窜三危者…”

上述资料,多美舜之词,但也有线索可寻。

一,舜为华夏联盟首领之时,阶级矛盾进一步激化。舜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曾“修德三年”。实际上是整顿和巩固内部。如“尧不能举”的八元、八恺,舜都起用。因此,舜与三苗统治阶级之间确有一段和平时期。《荀子•赋篇》所谓“干戈不用三苗服”即是舜巩固内部、正军振旅的时刻。

二、 前已言之,尧时曾迫使三苗分化为三,当时舜都河南,在黄河中下游,与三危之三苗相距甚远,不致对舜的统治起威胁作用;南海之驩兜后裔相距更远;只有江汉地区的三苗则近在咫尺,与舜的统治息息相关。因此,“分北三苗”的对象是江汉地区的三苗。

三、 分北三苗之北,即“别”,不是什么考绩,而是进一步分化,借以削弱三苗的势力,有利于舜的统治。

这一阶段三苗与中原的关系,就人民来说,仍然是华夏联盟的成员,人民之间有着相互交流共同发展的一面,而统治阶层之间则有战有和,最后还是被舜以考绩之名加以分化。


第四阶段,禹伐三苗

《尚书•大禹漠》曰:“帝(舜)曰咨禹,惟时有苗弗率,汝徂征。”

《尚书•益稷》云:“外薄四海,咸建五长,各迪有功,苗顽弗即工,帝其念哉。”这时禹已代舜摄政,但仍尊舜之命,故舜命禹征有苗。

前一阶段分北三苗之后,三苗与华夏联盟曾一度妥协,但是三苗仍为心腹之患。因此,命禹征讨之。征讨的理由主要是“苗顽弗即工。”孔安国曰:“九州五长,各蹈为有功,惟三苗顽凶,不得就官,善恶分别。”这种解释,很令人怀疑。试看《墨子•兼爱》禹出师的誓词:

“蠢兹有苗,昏迷不恭,侮慢自贤,反道败德,君子在野,小人在位,民弃不保,天降之咎。”

这种罪状,十分空洞。我认为具体到阶级已经分化的时代,“苗顽弗即工”,应解释为三苗之民反抗剥削,不给舜禹进贡。工,可以释为贡,与《尚书》的有苗“弗率”和《禹贡》列举贡物的情况是符合的。至于“苗顽弗用灵”或“苗民匪用命”(《礼记•缁衣》) “苗民否用鍊”《 墨子•尚同》 以及“制五虐之刑”等等,都是一种藉口,欺人之谈而已。

战争的所在,据《文献通考•封建》说:“有苗氏……作五虐之刑……尧遏绝其世。舜摄政,放之于三危,又命禹徂征,七句而格。”似乎指的是三危的三苗。

但《战国策•魏策》说:“禹攻三苗而东夷之兵不起”。指的是与东夷接近的三苗。

《说苑•贵德》云:“吴起对曰……昔三苗氏左洞庭右彭蠡,德义不修而禹灭之。”指

的也是洞庭、彭蠡之三苗。

这就证明,禹攻三苗,指的是江汉地区的三苗,无疑。

这一次战争有一个过程:战争初期,舜命禹征有苗,并号召诸侯出兵,作誓词。出师后“三旬苗民逆命”。即一个月之内,没有把三苗打败,于是“益赞于禹”,认为“至诚感神,矧兹有苗”。因禹“班师振旅,帝乃诞敷文德午干羽于两阶,七旬有苗格。”所谓“诞敷文德午干羽于两阶,”与前一阶段中禹欲伐苗,舜曰不可,有相似之处。但前者说舜不许伐苗,后者则舜命禹伐苗,前后互异,不是一件事。所谓“班师振旅”,实际上是三旬之中苗民反抗,禹已失败,于是班师重振兵旅,再一次进攻。

战争后期,由于班师振旅,所以“七旬有苗格”。即把三苗打败了。《古本竹书纪年》把这一次战争列在舜的后期,《今本竹书纪年》列在帝舜三十五年,《大禹漠》则列在禹就位之初,时间稍有参差,但内容基本一致。应当看到,文献记载这一次战争是十分残酷的,决不是《大禹漠》所谓“诞敷文德”的结果,更不是孔安国之流解释为“讨而不服,不讨自来,明御之者必有道。”在有阶级分化的时代,那种说教是不符合社会发展规律的。

《墨子》记载禹征三苗颇多,《非攻下》云:“昔者三苗大乱,天命殛之。日妖霄出,

雨血三朝,龙生于庙,犬哭于市,夏冰地坼及泉,五谷变化……溢失有苗之祥,苗师大乱,

后乃遂幾。”这是说射中了苗师首领,苗师大败,从此三苗一蹶不振。

《古本竹书纪年》云:“三苗将亡,天雨血,夏有冰,地坼及泉,青龙生于庙,日夜出,昼日不出。”

《随巢子》云:“昔三苗大乱,龙生于庙,犬哭于市。”

《论衡》云:“三苗之亡,五谷变种,鬼哭于郊。”

《金匮》云:“三苗之时,三月不见日。”

以上都是形容三苗地区的天灾人祸以及战事的残酷,杀戳之惨,血流满地,几无人烟,故

龙(蛇)出于广野,犬哭于市郊。

战争之后,三苗并不是全部被歼。《今本竹书纪年》云:“三十五年帝命夏后征有苗,有苗氏来朝。”《墨子•非攻》云:“后乃遂幾。”幾是衰亡的意思。由此可见江汉地区的三苗被禹打败以后,只有一部分留在江汉地区,逐渐包括在后来的蛮人之内,而大部分向西、向南逃避,还有一部分变为奴隶。《国语•周语》追溯奴隶产生时说:“黎苗之王。”就是说,“人夷其宗庙,而火焚其彝器,子孙为隶,不夷于民”的地位。同时说明:三苗之后,一部分逐渐融合于华夏族即后来的汉族,另一部分逐步形成后来的苗、瑶等族。


七、三苗文化

三苗文化可考的只有发式,祖先崇拜,巫教等。

一、发式

《淮南子•齐俗训》云:“三苗髢首,羌人括领,中国冠笄,越人劑发,其于服一也。”高诱曰:“三苗之国在彭蠡、洞庭之野。褪、以桌朿发也,括、结;笄,簪;鬍,断也。”考桌,《说文》和郝懿行、孙炎等皆以为麻或牡麻。髢,《礼记•檀弓》曰:“鲁妇人之髢而吊也。”《礼记•外传》也说:“髢者妇人有丧者壁.,去缅而髢曰髢。有麻鬆,有髢布。髢者,开散之名也。”由此看来,古人以髢为丧服。

实际上与三苗的习俗有关。《左传•襄公》曰:“臧纥救鄭侵邾,败于孤骀。国人逆丧者皆髢,鲁于是乎始髢。”注云:“髢,麻发合结也。遭丧者多,故不能备凶服,壁而已。”三苗的发式为髢,即麻发合结的习俗,是可信的,今日苗族仍有此习俗可证。


二、 祖先崇拜

任何民族在原始社会时期都有祖先崇拜的习俗,在新石器时代,父权制已经确立,因而崇拜男性的习俗取代了崇拜女性,但形式各有不同。

三苗的祖先崇拜形式表现为屈家岭遗址发掘中有以陶造像的陶祖。“祖”原为“且”,也作“丄”。这种现象,龙山文化和齐家文化一些遗址中也曾发现。说明东南以及西部文化在远古就有交流和相互影响。

贵州苗族仍残留着这种祖先崇拜的形式。解放前苗族有祀祖大典,叫“吃鼓藏”。在这种大典中,用泥土或面粉捏成男性生殖器的塑像加以崇拜,并借此鼓励生育,繁衍民族的作用。


三、 巫教

巫教起源甚早。

《归藏》云:“昔黄帝将战,筮于巫咸。”

《列子》云黄帝时:“有神巫自齐来,处于郑,命巫咸。”

《尚书•伊训》提出三风(巫风、淫风、乱风)说:“敢有恒午于宫,酣歌于室,时谓

巫风。”传曰:“常午则荒淫,酣歌则废德,事鬼神曰巫,言无政。”疏:“巫以歌午事神,

故歌午为巫觋之风俗也。”

《伊训》又说•. “惟兹三风十愆,卿士有一于身家必丧,邦君有一于身国必亡。”三苗情况古无记载,只在周代的《吕刑》中加以追述,把九黎三苗作为他们的反面教员。

如“苗民弗用灵,”过去有人解释为苗民不相信鬼神,那是错误的。相反,三苗之人正处在原始社会走向奴隶制的时期,不可能不信天鬼。

《天下郡国利病书•湖广》曰:“按湘楚之俗尚鬼,自古为然,书吕刑昔三苗昏乱相当听于神。”可见相信鬼神,几千年来,在苗族中还没有消失。据《永绥厅志》记载,苗族所祭之鬼有七十多堂之多,一部分是苗教原有的,一部分从当地汉人传入的。说明这一地区古代三苗的风俗一直流传下来,当地苗族或汉族人民都受有古代三苗的影响。

应当看到,在原始社会,奴隶制、封建制之下的巫术或巫教,性质不同,同时阶级分化以后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信奉天鬼有着根本不同的作用。三苗的巫教流传下来又有变化,不可同等看待。


八、三苗的社会性质

三苗的历史发展,经过一个曲折的过程,其中变化很大,因而各个时期的社会性质有所

区别。

少炅之时,三苗腐于九黎部落联盟的组成部分,报据考古发掘,大汶口文化相当于少昊文化,分布在山东和江苏北部,也正是九黎部落联盟的东部,三苗则偏于南部,但与大汶口文化密切相联。厲于大汶口文化的江苏邳县大墩子遗址的碳——14测定,年代为5785±105年,则九黎部落联盟的时代约在5500年左右。

九黎首领蚩尤被黄帝打败以后,三苗出现在江淮荆州,时间相当于唐尧,约距今年。因之三苗成为独立的部落联盟与华夏联盟抗衡之前,已有一千年的历史。大汶口的发掘中,从慕葬,殉葬品来看,显然已有贫富和阶级分化的现象,这一点与文献关于蚩尤制刑的记载是符合的。有人以为大汶口文化已经是奴隶制社会,但从生产力的发展表现为农业与手工业有一定的发展来看,还只能说正在从氏族社会向奴隶制的过渡阶段。由此推论三苗初期阶段的社会性质,仍然是部落联盟,但贫富分化的现象又是肯定的。 |

三苗在江淮荆州地区立足之后,大致相当于江汉地区的屈家岭文化早期。其分布范围北到大别山与桐柏山一带,西到武当山、大巴山附近,南到长江和江陵,东在黄岗、鄂城以西地区,中心在湖北京山。出土文物证明,当时社会经济系以农业生产为主,兼营狩猎活动。

手工业有制陶,并出土纺轮,有纺织。特别值得注意的是陶祖的出现和大型陶锅。陶祖代表父系制社会或者其残余;大型陶锅则反映其部落社会的相当集中。文献记载三苗在尧时已立国,势力到达丹水,即武当山附近,与尧一战而败,时间和地区与屈家岭文化的分布是符合的。文献记载三苗在高辛之衰,又复九黎之德,似乎有阶级存在。但屈家岭文化尚未发现类似现象。这种发展不平衡现象是可以理解的。

尧战败三苗于丹水之浦以后,三苗加入华夏联盟,代表是三苗的一个首领叫驩头。由于“三苗在江淮荆州数为乱,”因而把驩头赶出华夏联盟,同时窜三苗于三危。三苗在社会经济和政治上显然受了一次打击。分北三苗,又受到一次分化瓦解。社会发展肯定受到影响,有可能倒退或停滞不前。

禹即位后,华夏联盟基本上已过渡到奴隶制社会。三苗是夏禹统治下的诸侯,要向夏禹交纳贡赋。阶级压迫与剥削引起了江汉地区三苗的反抗,因而禹伐三苗。禹出师的誓词中有“君子在野,小人在位”,说明江汉地区的三苗的社会已经阶级分化,处于奴隶制的边沿,而在整个华夏联盟中,这一部分三苗处于种族奴隶的地位。

江汉地区三苗战败后,一部分融合于当地的居民成为华夏族即汉族;一部分留在当地成为当时的蛮人,而蛮人中的三苗又向西南迁徙,逃避夏代奴隶主的压迫,并与西南地区土著居民共同劳动共同生产。逐渐融合。另外,在战争中有一部分俘虏,变成奴隶,后来也融合于汉族。

总起来说,远古时期的三苗与华夏联盟既有联合,又有斗争,既是华夏联盟中的成员,又是华夏联盟的对抗者。在历史的长河中,三苗经过多次的分化、改组与融合,一部分形成后来的蛮人,一直到形成今日的苗瑶等族。一部分则迁徙到西北,与羌人融合,另一部分则流入南部与当地各族共处,因此,可以说,汉族中有苗瑶等族的先人,而苗瑶等族中也有汉人,西北羌人和南部越人中也有三苗。毛主席教导说:“汉族人口多,也是长时期内许多民族混血形成的。”其他民族也有相同的情况。这是历史的真实。

注:本文系作者 《中国南方古代传说人物考》》第三章(油印本)

录自:《贵州民族研究》1979年第1期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版权所有:贵州河湾苗学研究院 All Rights Reserved:www.chinahmo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