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研究院动态

研究院动态《 信息交流《 首页

中华民族联合祭祖圆满大典有感

发表日期:2017-1-22浏览次数:751次

李 国 栋

(贵州大学教授,贵州河湾苗学研究院副院长)

 

2017年1月1日,笔者代表贵州河湾苗学研究院,参加了台湾唯心圣教在台北桃园林口体育馆举行的中华民族联合祭祖圆满大典,深受感动。同时,作为学者也有了一些感悟。


一、主要祭祀对象

联合祭祖,当然是祭祀中华民族的所有祖灵。但是,仔细观察祭祖大典全过程,笔者发现此次联合祭祖圆满大典似乎有一个主要的祭祀对象。

祭祖大典开始后有一段龙舞。三条黄龙,形象相似,但镶边的颜色不一样:两条红,一条白(准确地说,头部镶的是白边,身体上镶的是黄边,但在灯光的照射下泛白)。笔者注意到,三条龙中只有镶白边的龙登上了祭坛,并在祭坛上盘旋腾舞,而其他两条镶红边的龙则始终在祭坛下交错盘旋。

三条龙应该是中华三祖黄帝祖、炎帝祖和蚩尤帝祖的象征。传说蚩尤帝祖曾在河北省涿鹿县一带与炎黄联盟争战,那里至今还流传着蚩尤帝祖是一条白龙的传说。2003年11月8日,混元禅师在涿鹿县矾山镇立马关为蚩尤祠安基时,亦在蚩尤帝祖圣座下方五公尺处挖出白龙穴,土中清晰可见白色盘龙纹样。由此推测,2017年1月1日在祭坛上盘旋腾舞的那条镶白边的龙应该就是蚩尤帝祖的象征。也就是说,此次中华民族联合祭祖圆满大典的主要祭祀对象是蚩尤帝祖。

2017年1月5日,芦洲道场住持元峰法师带笔者和宗门弟子蒋书政去三宝寺参加奉安三祖天尊法仪,混元禅师特意为笔者讲起在涿鹿建蚩尤祠,为数千年来遭受不公待遇的蚩尤帝祖平反的经过,由此笔者得到确信,中华民族联合祭祖圆满大典的主要祭祀对象肯定是蚩尤帝祖,而且在2017年1月5日清晨,蚩尤帝祖在唯心圣教三宝寺已经与黄帝祖、炎帝祖同时升为天尊,从此便可享受同等的供养和尊崇了。



二、贵州河湾苗学研究院安奉蚩尤帝祖圣像

2016年11月2日晚8点,元峰法师率台湾唯心圣教代表团来到贵州河湾苗学研究院,11月3日深夜11点至翌日凌晨1点,与研究院同仁、当地苗族鬼师一起,在祭鼓堂举行了隆重的蚩尤帝祖圣像安奉仪式。安奉仪式进行过半,一只白蝴蝶飞进祭鼓堂,落在梁柱上。当时,三十多人正在一起诵经。诵经结束后,这只白蝴蝶突然起飞,开始在众人头上盘旋,一会儿突然飞落到研究院杨培德院长的嘴唇上,停留两分钟后,便飞落到笔者肩上,一分钟后又飞落到研究院法律顾问兼摄影师温涛手上,一分钟后又飞落到研究院董事长安红肩上,一分钟后又飞落到元峰法师肩上,念诵完祭祖文后,又飞落到研究院副院长麻勇斌的腿上。按常理,11月的贵州天气已经相当凉了,再加上是深夜,气温很低,根本不可能有蝴蝶出现。另外,蝴蝶一般怕人,也根本不会往人身上飞。但那天半夜,上述情景真的出现了,在场的三十多人都亲眼见到,摄像机和照相机也都有拍摄到。这一情景很难用现在的科学来解释,但在场的研究院同仁都会心地笑了,因为大家知道,这是苗族祖神“蝴蝶妈妈”显灵了。“蝴蝶妈妈”从枫香树中飞出,生下十二个蛋,由鹡宇鸟(鹡鸰鸟)孵化,十二年后便孵出了苗族始祖“姜央”……。

根据笔者的研究,苗族的蝴蝶信仰可以追溯到湖南西北部澧阳平原的汤家岗遗址第一期(7000-6000年前),第一期出土的用于祭祀的白陶盘上已经出现了“蝴蝶鸟翅纹”。汤家岗遗址附近还有城头山遗址,该遗址出土了稻田(6500年前)、祭坛(6300-5800年前)和大量的枫香木(6000年前)。据此判断,6000年前,苗族便在澧阳平原形成了,是以大规模稻作为基础,以枫香树信仰为核心,由古苗人中的蝴蝶氏族、鹡宇鸟(鹡鸰鸟)氏族和枫香树氏族凝聚而成的。

保守地讲,“蝴蝶妈妈”是6000年前形成的苗族祖神,而蚩尤帝祖是苗族扩展到山东半岛时的领袖,与“蝴蝶妈妈”之间至少有1500年以上的时间差。但是,尽管如此,在贵州河湾苗学研究院安奉蚩尤帝祖圣像时,“蝴蝶妈妈”还是显灵了,她告诉我们,她与蚩尤帝祖一脉相承,心心相印。

2016年11月4日清晨6点,笔者再次去祭鼓堂为蚩尤帝祖圣像诵经。诵经快结束时,笔者看到蚩尤帝祖圣像发出强烈的金光,静静地移向笔者,并毫无感觉地进入了笔者的丹田。笔者一直不确定这是不是幻觉,于是,2017年1月5日在三宝寺做完安奉三祖天尊法仪后,便向混元禅师谈起此事,混元禅师开示道:“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从混元禅师的开示中笔者领悟到,笔者和蚩尤帝祖有缘,并肩负着研究蚩尤帝祖,为其还原历史真相的使命。

三、“十二”与圆满

从2004年1月1日的第一坛起,中华民族联合祭祖大典共举行了十二坛。2017年1月1日笔者参加的就是第十二坛,也称“圆满大典”。至于为什么第十二坛被称为“圆满大典”,笔者没有问过混元禅师。仅凭笔者个人的理解,“十二”是稻作民族古老的神圣极数,表示数字之“最”。前文提到的苗族祖神“蝴蝶妈妈”就生了“十二个蛋”,苗族祝寿要祝“一百二十岁”,古越族铜鼓中心的太阳纹也多为十二芒太阳纹。从这个意义上讲,把事情做到数字之“最”,则必然意味“圆满”。

根据笔者多年的研究,“十二”这个数字与太阳崇拜有关,最早可以追溯到前文提到的汤家岗遗址第一期,该遗址出土的圆形白陶盘底部已经出现了十二芒太阳纹。当然,除十二芒太阳纹外,还出现了×字四芒太阳纹,八角十字太阳纹、八芒太阳纹和十六芒太阳纹[1]。

 笔者在元峰法师的芦洲道场看到一幅唯心圣教法轮图,图中的法轮明显是一轮太阳。图的上方写道:“法船载道法轮常转 唯心四八大愿利人天”,下方写道:“唯心圣教法源中华文化道统易经先天八卦为体后天八卦为用,体用兼备合成十六法缘。”这里出现了“四”“八”“十六”三个数字,其实还有一个数字隐含其中,即“十二”。“唯心四八大愿”的“四八”,“四”加“八”不正是“十二”吗?

6000年前,苗族形成于湖南西北部的澧阳平原。随后稻作文化进入扩张期,于是部分苗族携稻作文化北上,进入长江中下游、淮河流域,并最终于进入山东半岛。安徽省含山县的凌家滩遗址出土了一件5300-5000年前的玉版,玉版上刻画着各种太阳纹[2]。内圆内侧含有一个八角十字太阳纹,然后以内圆为中心,内圆与外圆之间有一个八芒太阳纹。外圆外侧另有一个×字四芒太阳纹,其中心被圆形纹遮住,由此可知这个圆形太阳纹的背景是×字四芒太阳纹。其实,这些纹样都曾出现在汤家岗遗址出土的白陶盘底部,由此可知在5300-5000年前,湖南澧阳平原的部分苗族已经迁徙到淮河流域,但尚未进入山东半岛。从稻作考古成果判断,稻作文化进入山东半岛当在距今4600年前,而山东半岛新传入的稻作取代传统的粟作则发生在4300年前。也就是说,4300年前有大量稻作移民迁入山东半岛,并在山东半岛大面积种植水稻。笔者认为,这些稻作移民就是蚩尤九黎集团。山东半岛的铜器考古证明,山东半岛出土的古铜器年代最早可以追溯到4400-4000年前,这也从另一个角度告诉我们,作为最初冶炼铜器的工业始祖,蚩尤帝祖肯定是生活在这个时段的。


注:

[1] 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编《安乡汤家岗——新石器时代考古发掘报告(上)》,北京:科学出版社,2013.

[2] 润石斋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bfac9d01018m04.html.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版权所有:贵州河湾苗学研究院 All Rights Reserved:www.chinahmo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