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媒体关注

媒体关注《 信息交流《 首页

法国“央视”投拍中国宣传大片,登录黄金档震撼观众!

发表日期:2016-4-13浏览次数:410次

法国“央视”投拍中国宣传大片,登陆黄金档震撼观众!(内附精彩片花)

2016-04-13 06:26 来源:欧洲时报内参  我有话说

  2016年4月12日晚20点55分,《相约未知地带——贵州篇》在法国电视二台首播。《相约未知地带》是法国电视二台播出的一档纪录片节目,为法语观众展示世界各地的风土人情。2006年首播至今已经是第18期,这是节目组首次到中国拍摄。

  《相约未知地带》曾创造了29.5%的超高收视率。近5年来,每一期都得到600至800万左右的法国观众收看。法国全国人口只有6000万左右,相当于每7至8个法国人中就有一个人收看这档节目,所以这是法国一档名副其实的“现象级”电视节目。

 

 

外貌酷似“小李子”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的知名影星克洛维斯·科尔尼亚克(Clovis Cornillac)

每期节目,主持人弗雷德里克·洛佩斯(Frédéric Lopez)都会邀请一位知名人物嘉宾与他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和陌生人相处,用他们的体验讲述在基本与世隔绝、环境艰苦条件下人们的生活哲学,给现代社会生活的观众们带来启发和思考。节目的设计别出新意:嘉宾在上飞机之前完全不知道目的地,因此他们在陌生的“未知地带”流露出来的感受是最自然的。

  开播至今,《相约未知地带》曾在13个国家进行过录制:纳米比亚、印度尼西亚、俄罗斯、蒙古、埃塞尔比亚、马里、印度、玻利维亚、越南、乍得、坦桑尼亚、秘鲁、中国。节目在耗费巨资通过航拍、移动镜头、长镜头等多种拍摄方式表现当地自然风光之外,更重视利用场景、对白和旁白介绍当地的人文风情和社会经济现状,让各类观众都能在节目中找到自己的兴趣点。据悉,《相约未知地带——贵州篇》拍摄时,节目组用60比1的出片率铸就了这档名副其实的王牌电视节目。

 

《相约未知地带——贵州篇》是一部让人动情的纪录片,在中国驻法国大使翟隽和时任贵州省委书记赵克志的共同支持、亲自推动下,经过两年的努力终于拍成。节目组选取中国贵州一个偏僻苗寨为“未知地带”,在近两小时时长的节目中通过法国节目主持和嘉宾的介入展现了他们与三位苗寨村民朝夕相处十多天的感人故事。节目未播先热,《巴黎人报》等知名媒体都使用了《相约未知地带——贵州篇》的剧照作为封面。

  梦想中的目的地

  法国影星克洛维斯·科尔尼亚克(Clovis Cornillac)素有银幕硬汉之称,按照节目的设计,他被蒙着眼罩、带着耳机送上了中国东方航空公司的飞机。当主持人弗雷德里克在机舱里揭开谜底,告知他此行的目的地是中国时,克洛维斯兴奋地说“太棒了!我一直梦想去中国,这是个好礼物!”

要到达最终目的地,《相约未知地带》节目组在上海转机,到贵阳后再转乘10个小时的汽车,最后还要徒步行走两个小时,才能最终到达“未知地带”——贵州省榕江县阳开苗寨。在短暂的上海大都市之旅后,两个法国人被搁在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盘山路旁等待主角的出现。当龙老扭、朱老铺和蒙老号三位苗族村民带着热情的笑容出现后,一度不无焦虑的克洛维斯安心了。步行前往目的地的路上,贵州山区的秀美风景在不动声色间俘获了克洛维斯和观众们的心。节目制作组不计成本地运用了大量航拍镜头,壮丽的自然风光与上海大都市形成强烈对比,一个多元的、真实的中国开始呈现了。

 

朝夕相处两周

  在接下来两周的时间里,弗雷德里克和克洛维斯与这户苗寨家庭一起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拍摄时间是2015年9月初,正值农忙时节。他们一起上山干活、下水抓鱼;一起剁猪食、酿米酒;一起回忆往昔、感叹人生。

  三位苗寨村民中,精明务实的龙老扭和热情善良的朱老铺是夫妻,而勤劳幽默的蒙老号是借住在他们家的亲戚。他们与法国客人的交流是慢热的:从开始的简单问候,到后来分享各自的恋爱过程,他们逐渐放下了戒备,坦诚相待。

克洛维斯被问到从事什么职业时,曾颇有感慨地说自己的职业在这里没什么用,只是“试着让人们思考”。当时蒙老号还不知道克洛维斯是一名演员,她无意间的回答让克洛维斯感触颇深:“不能说是没用的,让人们思考很重要。”

  银幕硬汉克洛维斯最终洒泪而归,他对苗寨村民之间的团结友爱印象深刻,他告诉费雷德里克说,“在这个村子里,不会有人挨饿”。分别时刻,他对三位苗寨朋友说:“我会永远想念你们”,他还特别对美丽善良的朱老铺说,“你有全世界最美的笑容。”节目组的随行翻译黄莹雪告诉记者,由于苗寨的村民不会讲普通话,克洛维斯与村民们交流时需要两个翻译:先把苗语翻译成普通话、再把普通话翻译成法语,这个过程比一般的交流要长很多。克洛维斯在接受采访时曾回忆说,“我一直注视着他们,他们也一直看着我,我们有真切的眼神交流。”

  特写、配乐具深意

  片中对特写镜头的运用独具匠心:第一天晚饭时,电炉的特写镜头,告诉观众这是个通电的村庄;随后屋外的水龙头的特写镜头,告诉观众这是个有自来水的地方。主持人弗雷德里克还专门向村民们了解了12年前村庄通电时的情景,间接反映了中国农村现代化的进程。此外,该片还特别利用凝练的旁白介绍中国苗寨的历史、人口,恰到好处的介绍了“鱼米共存”、“杂交水稻”、“计划生育”等中国特色。

背景音乐也是不应该忽略的,该片中多元化、具有丰富艺术表现力的音乐为全片增色不少。《相约未知地带——贵州篇》的配乐中既有民族民间音乐,又有交响音乐和电子音乐,这几种元素在影片中有时独立存在,有时相互融合。通过恰到好处的配乐强调主题,使该片蕴含的人文情调传达得更具有感染力。

  对于人物的命运,节目组通过苗寨村民对下一代的教育的重视给出了方向:尽管孩子们要徒步三小时才能到学校,每周只能回一次家,但他们坚信只有接受教育才能有出息。

人物专访

  总编剧:“颠覆法国观众对中国的传统印象”

  《相约未知地带——贵州篇》,是该节目开播10年来首次在中国录制。用总编剧弗兰克· 德普朗克(Franck Desplanques)的话来说,“在全球化的今天,我们的节目不能让中国缺席”。

  作为一档国际外景电视节目的总编,弗兰克大约每年至少一半的时间都在拍摄地度过,他被法国媒体戏称“干着全世界最棒的工作”。《相约未知地带——贵州篇》的正式拍摄时间是2015年9月,但弗兰克早在两个月前就到了苗寨进行准备:选择拍摄人物、拍摄场地、航拍取景、电力供应、节目组的食住行... “这是我第一次去中国,我觉得应该做更多的事情颠覆法国人对中国的传统印象”,弗兰克在接受《欧洲时报》记者专访时说,“我们首次在节目中加入了现代化大都市——上海的镜头,目的就是体现中国社会的多元性。”据悉,以往每期《相约未知地带》都是直奔生活环境艰苦的目的地,只有这次到中国的拍摄增加了上海的镜头,向法国观众生动地反映了真实、多元的当代中国面貌。

  “苗寨,是我们节目录制以来遇到的现代化程度最高的地方”,弗兰克说,苗寨与节目其它录制目的地一样,是要步行几个小时才能到达的‘未知地带’,但却是唯一一个通水、通电的地方。

几个月的时间里,弗兰克与当地苗寨居民同吃同住,可以说是整个节目组对当地了解最深的成员。“很多人认为中国农民就是穷人,但我看到苗寨的农民并不是穷人。尽管生活条件艰苦,但很多家都有居住舒适的大房子、有牲畜、有田地,他们的生活很幸福。”他举例说,“村民们如果有一家农忙,就会有亲戚邻居来帮忙,大家之间非常友爱。可以说那里的生活是平静、和谐的。”

  弗兰克还对苗寨村民的命运进行了深刻的思考:“他们的困难并不是村子里的艰苦,而是对未来的选择:现代还是传统。因为重视教育,他们的下一代接受了教育,早晚要走出深山,那么父母们是留还是走?”

  嘉宾:“我闭上眼睛,就会看到他们的笑容”

  这是法国电影明星克洛维斯·科尔尼亚克(Colovis Cornillac)第一次去中国,这位1984年出道的演员在法国家喻户晓。他在接受《欧洲时报》专访时说,在得知节目录制目的地是中国时,自认为“不是感情外露型”的克洛维斯“兴奋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他说,“多年来,我一直梦想去中国!”

  与苗寨村民朝夕相处两周后,被问及最希望与法国观众分享的体验时,克洛维斯毫不犹豫地说“人文价值”。他解释说,“从文化上来说,我与苗寨的人们之间有着很大的差异和距离,但当我们聊到相爱、痛苦、出生、死亡这些经历时,虽然我们不讲同一种语言,但却觉得与他们似曾相识。”。

在节目中,旁白部分介绍了苗寨的历史、人口、甚至计划生育政策等现状。克洛维斯认为,“苗寨的人们保留了很多中国传统的习俗,我们不能评判他们是否应该过更加现代化的生活。在现代化与传统之间,只有他们自己才有权利选择。”

  从2015年9月录制节目至今已经过去了半年多的时间。“如果我闭上眼睛回忆这段旅程的话,我的脑海中浮现的就是他们美丽的笑容。”他意犹未尽地说,“苗寨的人文情怀令我难忘。人们对生活的热爱和对教育的重视,让我看到了一个和谐又生机勃勃的村庄。”

  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纪录片里所有克洛维斯的镜头中,他一直在用孩子般的眼神享受着每一秒的旅程。通过他的眼睛,我们看到了他丰富的内心感受:激动、快乐、好奇、关注,但与此同时又有所保留。“在远处第一眼看到矗立在山谷顶端苗寨的景象时,我仿佛看到一幅田园风光的画作,它给我的印象太震撼了。我觉得自己好像身处另一个时代、置身另一个世界。那种感觉太棒了!”

克洛维斯与苗寨村民之间从陌生到熟悉的过程是渐进和慢热的。他对记者说,“我其实不是一个感情外露的人。”但他却愿意告诉村民自己与妻子是如何相爱的,他用谦和、平等和温情赢得了村民们的信任和真情。克洛维斯与村民们一起收割粮食时快乐的成就感和离别时的不舍之情,让这部本来泪点高的纪录片收获了不少观众的眼泪。

拍摄幕后花絮

  克洛维斯还告诉记者,“我从未有机会在中国或是与中国的团队合作。事实上我非常希望能有机会与中国观众见面,跟他们分享我的电影。这已经列入了我想要实现的计划。”他说,“这段旅程将影响我的一生,因此我今天无法告诉人们它带给我的所有。但至少可以肯定一点,那就是快乐。”这也许是这位银幕硬汉在离别时刻洒泪而归的原因。

  驻法大使:“如果抱着善意,中国一定是美好的”

  实际上,《相约未知地带——贵州篇》从两年多前就开始筹备运作了。在中国驻法国大使翟隽和时任贵州省委书记赵克志的共同支持、亲自推动下,经过两年的努力,终于拍成此片。

 

3月24日,翟隽在巴黎中国文化中心举办纪录片的首映式时表示,“遥远、古老、神秘是中国在法国人眼中的传统形象,这与‘未知’可以说是划等号的。节目创立至今已经有10年,这是第一次去过中国拍摄。中国目前已经超过美国,成为法国电影最大的海外市场。去年法国电影的中国观众达到1500万人次,将来还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图说:3日24日,巴黎中国文化中心举办《相约未知地带—贵州篇》首映式,中国驻法大使翟隽(左五)、新闻参赞吴小俊(右一)、总编剧弗兰克·德普朗科(Franck Desplanques)(右四)与节目组成员合影。(张新摄)

他对法国节目组给予了肯定,“《相约未知地带》节目是法国收视率很高的电视节目,以独特的视角令法国观众对未知地带从未知到相知,了解世界的风土人情。节目团队精益求精的态度,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通过节目,我们了解到法国人眼中的贵州是什么样,中国是什么样。中国是多元复杂的国家,有很多美好的地方,也有不足,我们希望外部世界了解真实的中国。”

  《相约未知地带》节目组去贵州这一期花费了巨大心血。中国驻法使馆新闻参赞吴小俊见证了两年来节目从策划到播出的整个过程,他说,“平时节目组一年制作两期节目,而去年就只做了贵州这一期。”

 

“如果抱着善意,那么中国一定是美好的。”翟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强调,“我们应该更多地利用《相约未知地带》纪录片这类形式让世界了解中国。尽管这次节目的录制前后耗时两年多时间,动用了很多人力,但推出的是精品。”

  “国之交在于民相亲,我希望将来中法之间的交流有更多的心灵沟通”,翟隽说,“我相信人与人之间心灵的交流和沟通是最真诚的。这部纪录片其实没有什么宣传的影子,却能打动人心,这就是心灵沟通的意义。”

(欧洲时报/张新综合报道)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版权所有:贵州河湾苗学研究院 All Rights Reserved:www.chinahmong.cn